4k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4k小说网 > 七零之走出大杂院 > 第138章 第 138 章

第138章 第 138 章

第 138 章

第138章番外之胡麻油烧饼

五原是举世闻名的八百里河套米粮川, 兵团自己种了大片的小麦,这是兵团的粮食仓库,可是气候异常, 兵团里种的麦子遭遇了虫害, 这是从未有过的, 兵团里找了专家来看,说是再这么下去, 今年这小麦产量怕是不行了。

兵团里一下子急了, 团部只能打报告请求上级支援, 最后竟然派了飞机支援灭虫。

听说这个消息,大家自然高兴, 上级便下了命令,开始清理了大一片空地作为简单的机场来供飞机降落,大家都被安排了任务。

任竞年这个排长则是肩负重任,组建了三十人的作战小队,并运送了水和药品, 留守在空地上迎接飞机到来, 准备在飞机降落时随时加水加药。

至于顾舜华这些女知青, 便找来了最鲜亮的头巾戴上, 还找宣传队借来了彩旗, 组成了一个打旗队,当飞机高空作业的时候,就根据她们的彩旗位置进行喷洒。

在所有人的期待中,飞机带着轰鸣声来了,降落在了那片临时清理出来的空地上。

任竞年的作战小组早已经将六六六粉和水全都准备好, 飞机一停下,便一字排开, 顺着梯子一口气延伸到飞机机顶上,通过接力传递,将六六粉和水传递给机顶工作人员,任竞年事先组织得好,行动迅速配合得当,很快机顶的大罐子里就灌满了农药。

装满了农药的飞机盘旋在麦地上空,顾舜华王新瑞她们其实是有些紧张,害怕飞机万一撞到自己,也怕被喷洒上农药,但是按照规定彩旗指挥队不能动,飞机不到跟前谁也不能动,不然会影响喷洒的效果。

于是就那么聚精会神地盯着,看着飞机低低地飞来,看着飞机喷洒出一片白雾般的农药,这才猛地跑开,一时之间,姑娘们时不时发出尖叫声还有大笑声。

顾舜华跑的时候,脚底下被一块棘根绊了一下,没防备,后背那里就被喷上农药了。

她也没多想,赶紧往地头跑,跑到了地头,正好任竞年他们赶过来。

任竞年看她那样,直接把她拽到了旁边,递给她一桶水:“快去洗洗,换衣服。”

顾舜华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塞了水,忙点头:“好!”

说完,提着水就跑,但是那水是满满一桶,她提着费劲,任竞年见了,便交待了旁边的突击队一声,之后一把拿过来帮她提着:“我送你过去。”

顾舜华其实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看大家伙都在忙着善后或者看飞机,她也就没说什么,闷头过去旁边的休息室。

所谓的休息室,其实就是一处低矮的红瓦砖房,好在还算严实。

到了红瓦砖房前,顾舜华挺尴尬的,、任竞年便将桶递给了顾舜华,之后转身要走。

顾舜华喊:“喂,任排长!”

任竞年停下:“嗯?”

顾舜华脸红,不过还是提议:“你帮我守外面吧,不然,不然万一有人来呢!

其实大家伙都在看飞机,根本没人来,但这房子没锁,万一呢。

任竞年没说什么,点头,之后一个立正,背对着门:“顾同志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守好门。”

他这声说得正义凛然,这让顾舜华踏实多了。

她脱了衣服,很快地用水清洗,擦干,之后换上了备用的衣服——这个之前就说过,怕弄上农药,一定要带换洗的衣服。

换上干净衣服后,顾舜华心里松了口气,她走出砖瓦房,对任竞年道:“谢谢任排长。”

任竞年微微点头:“这没什么,保护兵团每一位战士的安全,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顾舜华:“主要是觉得给您添麻烦了。”

大家都没事,就她,非要被一个棘根儿绊,被农药喷了一身,平白多出事来。

任竞年:“这都是很正常的,我听说其它团部也有这个情况,甚至因为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而农药中毒。”

顾舜华一听,有些担心了:“是吗?那我会不会中毒?”

任竞年:“不会,你不是已经洗干净了吗?除非你身上有伤口,不然农药通过毛细孔渗透进入身体需要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不会有什么问题。”

顾舜华这才稍微放心:“那就好。”

任竞年想了想:“不过顾同志,你还是得多加注意,如果接下来有什么不适,一定要记得打报告,也好及时采取措施治疗。”

顾舜华:“嗯嗯,我明白。”

重新回到麦场,这个时候飞机已经绕了一圈,农药消耗完毕,见此,任竞年连忙重新回去作战小队,等待飞机开来,组织人员为飞机加料,而顾舜华也加入了彩旗指挥队伍。

好在这次没出什么意外,大家配合得当,到了傍晚时候,飞机作业完毕,团部的厨房用拖拉机运了几个大保温桶,里面是小米汤馒头和菜等,这是特意给机组人员准备的。

机组人员显然根本吃不完,顾舜华她们这些作业人员也跟着沾光了,每个人分了半个馒头。

自从来到兵团,大家吃的自然是远不如家里,吃莜面卷,啃窝窝头的,经常会吃不饱饿肚子,现在看到这白馒头,真是喜出望外,每个人捧着半块馒头,高兴得要命。

雷永泉这次是负责机场后勤的,他也跟着拖拉机过来了,看到顾舜华王新瑞她们,便凑过来,大家蹲一块吃饭,边吃边说话。

雷永泉这个人特别逗,他一来,几个北京知青便凑在一起说笑,说话间难免带了京腔,一个个眉飞色舞的。

任竞年在旁边带领着作战小队一起吃饭,身边几个战士不知怎么就说起女知青来,这在这个年纪是难免的,毕竟训练很辛苦,开荒种田更辛苦,挖煤那更是苦上加苦,这么枯燥艰难的生活,血气方刚的年纪总是需要一些精神寄托。

大家就有人说,雷永泉和顾舜华两个人比较要好,又都是从北京一起来的,很可能成一对,看样子正在谈着。

任竞年听到这话,没吭声,

不过还是抬头看向了顾舜华的方向。

捧着大馒头啃的顾舜华,笑得眉梢都是神采,头上扎着的红蓝黄三色彩巾还没摘下来,在夕阳映照下,鲜亮动人。

恰这个时候,雷永泉竟然取出来一塑料包东西,里面好像是炒过的芝麻,他招呼着,帮顾舜华洒到小米粥碗里。

任竞年便收回了目光。

兵团的生活紧张而单调,在临近秋天时,一般是七点半听到哨子声起来出早操洗漱,之后八点早饭,一天只有两顿,晚上那一顿是下午四点半。

四点半那一顿,要一直顶到晚上临睡前,这自然很容易就饿了。不过好在飞机除了虫害,麦子大丰收,大家日子好像一下子好过起来,每天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个白馒头了,虽然很小,但到底是有了,比起刚来时干硬的窝窝头不知道好了多少。

到了中秋节,组织了文艺汇演,大家精神头一下子起来了。兵团几乎是一个对外封闭的世界,听不到外面消息,所接触的都是兵团里的内部报纸,娱乐实在是太乏味了,偶尔的文艺汇演让这些来自大城市的小青年来了兴致。

顾舜华倒是没什么兴致,她不想参加文艺汇演,只想抽空尽快把她的毛手套织好了,不然她怕到了冬天,她又要冻手,去年手都被揭起一层皮,后来发炎很久才好,干活都不利索,日子太难了。

她太需要一副新手套了。

大家伙都去排练节目了,顾舜华就窝在房中,坐在炕上偎依着墙,低头快速地织着,正织着,就听到外面敲门声。

她喊了声进来,谁知道那人不进来,却是说:“顾同志。”

她一听,知道是任竞年。

一时也有些脸红。

王新瑞说过好几次了,其它姐妹也都提过,说任竞年对她的事好像特别上心,觉得任竞年对她有意思。

不过她却是有些茫然,关于未来,关于爱情,她觉得距离自己很遥远,根本没想过。

他突然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是难得能私底下单独相处的时候,这让她不免多想了。

门外的人,没再说话,好像等着她来抉择。

顾舜华到底是下炕,趿拉着单鞋,开了门。

打开门,北方的秋意便扑面而来,而穿着军装的少年笔直地立在那里,眉眼巍然。

顾舜华:“任排长有什么事吗?”

任竞年取出来一份皮子,递给顾舜华:“这是我打的兔子,兔子肉已经进了后厨大锅小米粥,今晚大家都能喝到带兔子肉的小米粥了,这是兔子皮,我想着给你,正好做一副皮手套。”

顾舜华一看,忙道:“我不要。”

任竞年:“为什么不要?”

顾舜华:“你自己留着吧,你还得上山挖煤,山上冷,你做护膝挺好。”

任竞年:“我不需要护膝。”

顾舜华:“那就随便你做什么呗!”

任竞年抿唇,之后道

:“好,那就算了,我自己留着用吧。”

说着,他又拿出来一个油纸包:“这个给你。”

顾舜华:“这又是什么?”

任竞年:“月饼,这是昨天我去团部的门市部买的,据说挺好吃的,比咱们连队后勤自己做的好吃。”

顾舜华其实不太想要,她还没想明白。

既然没想明白,就不敢轻易接受人家的东西,怕说不清。

但是这月饼的味道太香了,应该是用胡麻油做的,那香味在萧瑟的秋天里直钻鼻子,让她忍不住流口水。

她其实并不缺钱,她们每个月都有发钱,但是钱却没处花,想买什么也没得买。

任竞年看出她的纠结,便道:“这个要三毛钱,你给我三毛,我给你月饼。”

顾舜华一听,立即道:“好!”

声音太响亮了,以至于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