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4k小说网 > 七零之走出大杂院 > 第37章 第37章咯吱咯吱

第37章 第37章咯吱咯吱

第37章咯吱咯吱

啊?

大家被他那语气惊到了, 牛得水更是纳闷:“顾师傅,你这是什么意?”

顾全福叹了声,这才道:“一说宫廷菜,以为是穷奢极欲, 非得山珍海味上了桌那才叫宫廷菜, 还取了一些不伦不类的菜名, 让人云里雾里,这是装大个儿呢!咱得知道, 乾隆那会儿, 宫里头常用的食材,还是东北的山鸡啊野兔啊牛羊鹿的!就围着这个打转儿了!”

大家听到这里面面相觑, 有点不信, 旁边江大厨皱着眉头:“顾师傅,的假的?”

顾全福:“有些事,就得互相印证着看,之前有一位历史大学教授就曾经提到过一桩子事,说是他翻了清朝的膳档, 就提到乾隆那会儿, 丽国进贡了海参,结果乾隆帝全赏给底下人了, 为什么?人家御膳菜单里根本不吃这个啊!”

“说乾隆太远了,就说慈禧,慈禧什么人,那是可着劲儿地吃,再没克扣自己的道,可慈禧候,日常的黄膳单, 也无非是猪肉丝炒菠菜,咸菜炒茭白,红白鸭丝,鲜虾丸子,烩鸭腰这些菜!慈禧喜欢用燕窝,菜里燕窝多,除了那个,也是家常菜,就算有个鱼翅什么的,也是进最的碟菜里了,算不上大菜。”

大家听着更不敢相信了,怎么这么别扭呢,慈禧什么人,就吃这?

当皇帝的不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里跑的,什么稀罕吃什么吗?

这顾师傅到底说呢还是怎么着?

顾全福自然知道大家伙不信,当下继续道:“为什么他最早不吃海参鲍鱼什么的那些稀罕玩意儿,因为满人是从山海关外来的,搁过去自然是没吃过,清朝的御膳单子里也就没这个了!所以最开始的宫廷菜,根本没这些。也是来乾隆皇帝几次南巡,南边负责接驾的官员可着劲儿地造吧,山珍海味拿出来,乾隆皇帝在南边吃惯了鱼,喜欢上这一口,才把鱼放进了御膳单子里,什么鲥鱼啊鲈鱼啊,这才来了咱北京,来也就有了鱼翅什么的,这怎么也不算是正经宫廷菜。”

大家听着,像有点道,牛得水更是连连点头:“对对对,顾师傅说得也有道啊,你说这清朝的皇帝,他从关外来的,他吃习惯了东北的菜,刚过来,就算当了皇帝,你乍让他改,他还不一定习惯。”

顾全福:“现在流传的一些号称是满汉全席的菜单,我估『摸』着,就是江南的食谱,那个候接驾,摆的那菜全乎,是东西,文人记下来,就以为这是满汉全席了。”

说到这里,所有的人恍然了,敢情那些菜名是从这里来的?

顾全福:“不过即使江南接驾的菜单里,也没那些太稀奇古怪的,□□上国,要的是体面正统,不是稀奇古怪,上了鲍鱼海参,再把江南的各种鲜味儿放进去,这就足足够了,要说什么太稀罕的猴脑,那是不可能,皇家宴席要的是体面正统,平八稳,讲究的是一个谱儿,不会上那些不伦不类的菜。”

牛得水这下子懂了,一拍桌子:“顾师傅说得有道,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下子咱懂了!”

顾全福却继续道:“就我刚说的那些菜名,大家也别觉得皇帝的菜寒碜,宫廷菜,就算是家常菜名,那当然能做出一个名堂,就是面怎么摆盘,那是说道。”

牛得水此已经是敬佩得五体投地,当即恭敬地道:“顾师傅,那这次的香港客人,您觉得什么菜最合适?最能显出咱玉花台的档次来,最能让香港人知道咱大陆菜的厉害!”

顾全福略想了想:“我回头列一个菜单吧,就做几道地地道道宫廷菜,也是满汉全席里的名儿,是咱家常的食材,连那些燕窝什么的不用,也省得咱费着劲去扒拉那些稀罕食材。”

牛得水连连点头:“这敢情啊!顾师傅,这次过来的那位香港明星在香港可红了,如果他吃了咱的菜能说,回去香港一说,一个是为咱玉花台争光了,另一个也是为我正宗的满汉全席正名了,满汉全席是咱中国人的菜,那些小日本,拍什么满汉全席的电影节目,咱就得狠狠地揭穿他的阴谋!让他看看,别没事吹日本电视台的满汉全席,看看咱大陆的,那才是正宗货!”

牛得水今年五十多岁,和日本打仗那会儿他十几岁,曾经的事他记得门儿清,这个年纪的老人家,对小日本那就是咬着牙的恨。

和平年代了,大家搞外交了,不打仗了,是骨子里的较劲,这辈子掉不了了。

顾全福:“我尽量,今天我先根据我的令拟一个菜单,晚上候给你看。”

牛得水:“!就这么干了!”

*************

回去路上,顾舜华想起这事就觉得自己爸爸了不得,是什么事能说出个道道来啊,连大学教授还有什么宫廷膳档给扯出来了,那感觉就是不一样。

那香港的满汉全席,听爸这一说,显然是扯着大旗作虎皮,其实就是给自己立一个响亮的名头来招揽名声。

还别说,这一招挺管用。

她又想起以那个罗明浩和自己舅舅干的满汉全席酒店,不是一回事吗?

顾舜华便道:“爸,以改革开放,还不知道多少人拿着宫廷菜的名头吓唬人招揽买卖,我觉得吧,咱必须得把咱宫廷菜的名头立起来,传出去,这样以处大着呢!”

刚下公交车,顾全福揣着袖子慢悠悠地走,看没看女儿:“你这是又想什么歪点子呢?”

顾舜华了:“怎么叫歪点子呢,那些不懂的,无中生有瞎编出来,也敢号称自己是满汉全席,怎么咱就不能了,歹咱家老爷子在慈禧跟前做过菜啊!所以我琢磨着,我得地收集资料,把要紧的事记载下来,我要一本书,里面介绍宫廷御膳,介绍满汉全席,题目就叫做《御膳之家》,就从我爷爷开始起!”

顾全福一听,无奈地叹道:“你啊你,年轻一辈儿就这『毛』病,还没长翅膀就想着飞。”

顾舜华认地道:“爸,话不能这么说,你瞧你,手底下多少绝活儿,肚子里多少掌故,可你才离开勤行十年,去一个玉花台,还不是刚开始被人家看轻了?为什么,还不是你太实在了,不吹不擂的,功劳让别人占了,处自己没捞着多少!”

顾全福听着这个,怔了下,倒是一没吭声。

顾舜华:“所以这人哪,不手得会干活,嘴巴还得会说,得把自己的能耐传出去,把大旗给扯起来,风一吹,簌簌地响,人老远能看到,那才叫本事!”

顾全福看了一眼眉飞『色』舞的女儿,叹了口气:“算了,不和你争了,我老了,老人有老人的想法,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

话虽这么说,回到家里,顾全福还是给女儿说起这里面的道道,毕竟这做菜上的手艺是一回事,这里面的那些掌故,又是另一回事,光知道做菜确实是不行,得肚子里有货。

最又翻箱倒柜,终于从放衣服柜子下面的暗格里拿出来一个盒子,盒子倒是普通盒子,关键是盒子底下垫着的一张纸,乍看不起眼,没人注意,拿出来才发现,那是黄『色』龙纹纸,上面的字明显是木版刻了,然印上去的。

顾全福把那黄帖儿拿给顾舜华看:“咱家破了旧,以前落下的老玩意儿不多了,这还是藏在箱子底下,不打眼,没人注意,才留下的,这是当年溥仪小皇帝没出宫那会儿的膳食单子,这些菜也是满汉全席里的,咱就照着做上几道,也就能给玉花台长长脸了。”

一又道:“其实所谓的御膳八珍宴,也就是外面的名头,御膳里哪有八珍,就是早些年的宫廷大宴,根本凑不齐八珍的数儿,是外面的以为皇帝挑水用金扁担,天天山珍海味地吃。”

顾舜华忙接过来,仔细地看过了,有火锅品,大碗菜八品,中碗菜八品,看碟六品。

所谓的看碟其实就是碟菜,小份的。

顾舜华快速地浏览过那些菜『色』:“爸,这些做也不可能,有些食材可能不合适,不过这个谱儿倒是可以摆起来。”

顾全福了:“是,咱爷儿俩就照着这个来拟吧,有几道菜,我估『摸』着你也能做了,到候你来上手做。”

顾舜华倒是没想到:“我?爸,我能行吗?”

顾全福:“这么要紧的事,我当然也不能大撒手,你管做,有爸在旁边定着砣就是了。”

顾舜华这才心安,又问自己做哪几道菜,顾全福便把那菜谱重新过了过,给她吃定了她要上手的菜,顺便把那几道菜的菜谱过了一遍,里面的绝活儿窍门全手把手地传了,又让她把黄帖给誊抄下来。

这么说了半响,顾舜华被灌了一脑子的事,心里也兴奋,毕竟自己也才学艺没多久,竟然可以上手这么重要的席面。

她是想着,必须得把这几道菜给琢磨透了,争取给自己爸爸争光,也让自己在勤行立稳脚跟,反正怎么也不能丢人。

忐忑之中也有些期待,她珍惜地抱着那黄膳单,打算拿回去自己房中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