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4k小说网 > 七零之走出大杂院 > 第36章 第36章满汉全席

第36章 第36章满汉全席

陈璐到底是自己出去了, 主要是家里没招待她的意思,顾跃华更是放开了和她吵吵,她自己估计觉得没面,就这走了。

顾舜华看到, 她离开的时候, 眼神有些茫然, 看上去很失落,脚步有些不稳。

当下不免好, 至于吗, 就因为任竞年?

她和任竞年要说只有一面之缘,有必要这在意吗?

想到这里, 顾舜华脑子里灵光乍然闪过, 突然咂『摸』过味来了。

她一个姑娘家,突然坐那远的车去看自己,要说陈璐有这好心,现在来看,她是不信,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当时她是为了谁?

顾舜华想起那个削了的苹果,她显然是为了任竞年了!

为了任竞年!

顾舜华这想, 甚至隐约记得,那时候陈璐看到任竞年,神态好像就有些扭捏,但是她当时多年不见陈璐,又看她过来探望自己,心里多少感动,没多想, 只以为是她太过疲惫,或者初来乍到放不开,现在忆,觉得不对劲了。

她现在把这些事串起来,能肯定了,陈璐不是为了自己去五原的,而是为了任竞年。

那,她为什会认识任竞年,她为什会盼着自己离婚?

按理说,她和任竞年在这之前,绝对没有机会认识啊。

顾舜华想起这些,只觉得手脚发冷。

是了,这一切只有一个可能了。

其实之前她不是没怀疑过,但只是隐隐的怀疑,毕竟自己获知了先机,这应该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并不是每个都这,她没想到恰好她的表妹就是这况。

但是现在看来,就是了,她的表妹知道这个世界剧的发展,因为这个剧发展,所以对自己的丈夫任竞年早有觊觎之心。

只是——

她唯一不懂的是,即使这,那不必娇羞到这,倒好像多喜欢。

比如她明知道这个世界的一些剧,知道按照书中的发展,她会嫁给严崇礼,但是她对严崇礼,并不会有什特别的感觉,对严崇礼的一切认知和熟悉,都是置之事外的客观和冷静。

所以陈璐许得到的比自己更多,可能她的际遇和自己并不一。

只是到底怎不一,顾舜华不太清楚,许多事,就凭她在这里空想,真想不明白。

晌午过后,雷永泉和另外几个朋友一起过来,提了年礼看望自己父母,见任竞年来了,是意外,几个便一起说了会儿。

等雷永泉他们走了,顾舜华又过去了一趟王新瑞家,还有她学孙嘉阳家,当然拜会了孙主任。

她哥正月里来,到时候找工作的事还不是得麻烦家,这些,临到用的时候再去维护怕是晚了,现在趁着过年正好走动走动。

一直到了傍晚时候,才算消停,顾舜华在外屋收拾床铺,整理孩子的衣服。

孩子在院子里和小孩们玩得欢,上午出去买的糖炒栗子让孩子分分,栗子肉的甜香便在小院里飘散。

任竞年正请教着潘爷关于盖房子的事,估算着这房子大概怎盖,需要多少黄土石灰,哪里能弄到黄土石灰,还有瓦工哪家好,请谁,到时候怎盖。

潘爷仗义,头一次见任竞年就说得来,两个聊得投机。

这时候冬日的夕阳透过枯枝,落在窗前,倒是给这巴掌大的小屋带来一抹暖『色』,顾舜华抬头,看向院子里玩耍的孩子,再看看那个在外面和潘爷说的任竞年。

便觉心都被装得满满的。

其实有时候,想那多没用,要紧的是珍惜当下,至少现在看着孩子欢快的脸,看他认真研究盖房子的事,她就觉得,可以知足了。

正低头傻想着,任竞年进来了。

实在是很高的大个子,进来的时候要弯下腰,免得门框碰了脑袋,他往那里一站,冬天傍晚那天残留的阳光都被他挡了去。

她随口问:“商量得怎了?”

任竞年:“潘爷的意思,今年解冻早,左不过这几天,咱们提前做准备,把手材料都准备好,等天一解冻,马上就开始盖。”

顾舜华便了:“那敢好。”

到底夜梦多,苏家时刻盯着呢,不知道多眼馋,她当然是盼着今早盖起来,住进去,这件事算是坐实了。

其实在这老北京胡里,哪那多道理给你讲,占住了,盖上了,这就是理,这种事顾舜华小见得多了。

任竞年便提起接下来的打算,瓦工得请一个,这个手艺不行的容易耽误事,剩下的自己可以琢磨着来,就是买卖气的事。

这边任竞年谈着自己的计划,顾舜华突然想起白天的事,便问:“我脸上沾了点糖渣儿,你和我说一就行了,干嘛还自己动手帮我擦,家里一群看着,他们看到多不好意思!”

任竞年听这,想了下当时的景:“其实我不知道,这件事是挺奇怪的。”

顾舜华手中的动作顿住了,疑『惑』地看向任竞年:“你不知道?”

任竞年皱眉:“是,当时的感觉很奇怪,没有多想,就是要这做,事后觉得不合适,不过好在大家没太当事。”

顾舜华没吭,她想起来那次的削苹果,事后任竞年说不清道不明的。

她努地想着那本书中的内容,好像是曾经描写过这一个类似的场景。

顾舜华猛地想到了,这次任竞年的异常,是不是因为陈璐出现了,所以任竞年受到了一种无抵御的量影响,只是任竞年本身意志坚强,并不会轻易被那股量左右,所以这个剧依然是那,但发生了自己和任竞年之间?

因为那些所谓的既定剧,其实是违背者任竞年意志的,而他本身并不是一个那容易被左右的,于是在原本剧和他个意志之间,就产生了奇妙的妥协。

这一想,她倒是松了口气,再看任竞年,真是怎看都顺眼,又想起当初她怎看上任竞年的。

他确实能干啊,初挖矿井那会儿,根本没什像的机械,都是靠挖土方,每天都是箩筐铁锨排子车,早晨五点起来就干,干一天累得就跟散架一,可家任竞年就是能在大家累得散架时照精神抖擞研究挖土改进方案。

屋子里太局促,任竞年进来后,只能脱鞋上床,坐下来和顾舜华一起叠衣服整理。

他察觉到顾舜华的目光,抬头看过去:“怎了?”

顾舜华便抿唇:“我突然想到一件要紧的事。”

任竞年浓眉微耸:“嗯?”

顾舜华看他一脸防备,越发了,凑过去,拉住他的手:“你可是记住了,我这个表妹,她就不正常,会下降头,你要是离她近了,她就能摄走你的魂,让你做出自己都莫名其妙的事,所以必须离她远点。”

任竞年听这,神微顿,想起之前的种种。

自己和顾舜华之间一些细微的改变,好像都是陈璐突然出现在他们家里开始的,他是唯主义者,是党员,当然不信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但是现在,忆上次削苹果和这次,他觉得不对劲。

顾舜华又道:“那个陈璐,反正存着坏心,她就是想勾搭你,用邪把你控制了,让你和我离婚,挑拨我们一家,害我们夫妻母子离心,把你变得无无义,你如果和她走得近了,或者和她说,你就会抛妻弃女,你就会帮着外对付我们!”

任竞年神异:“这些你都是哪儿听来的?”

既然事经说开了,顾舜华干脆道:“我是突然感悟到的,这世间有一个中心点,这个中心就是陈璐,所以世界一切事发展都是围绕着陈璐转的,而陈璐的目的就是要嫁给你,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不惜拆散我们。”

任竞年:“她为什要嫁给我?我见过她吗?”

顾舜华其实不明白,她只好继续编下去:“她认定你是她命中注定的丈夫,她认为她必须嫁给你,所以她会不断地给你下降头。等她嫁给你,你们就会过幸福的生活。”

任竞年浓眉打结:“我和她?幸福生活?”

顾舜华轻咳一:“这不是我说的,是她认为的,她品那差,你如果娶她,当然不会幸福,那都是虚的。”

任竞年:“你继续,还有吗?”

顾舜华只好继续道:“你会改变现在的本『性』,抛妻弃女,你会对我们冷漠无。”

任竞年眉心紧锁,垂眸,沉默地望着军绿『色』的床单。

顾舜华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其实犹豫过,要不要真得说出来这些,怕说出来后,万一改变了什微妙的心思,而导致了不好的事走向。

不过下意识里,她还是说了出来。

经过这多事,她想,她相信她的丈夫,相信那个和她共熬过了八年艰苦岁月的男,相信他们孩子的父亲。

至少这一刻,现在,他们应该是一个阵营的,应该共对付那个主宰他们命运的剧,和这一切抗争。

顾舜华想起这些,心口竟然有些发热,能做到吗?

她觉得能。

初过去内蒙兵团,那里就是荒芜一片,连睡觉的窝棚都没有,可是他们凭着自己的双手,战天斗地,这不是连矿井都建起来了?

还有什是坚强的意志做不到的呢?

想到这里,顾舜华抬眸望向任竞年,此时的任竞年依然陷于沉思之中,神严肃凝重。

顾舜华想,许是对的,应该告诉他,两个一起面对,总比一个在那里瞎想要强很多。

这时候,任竞年开口了:“舜华。”

顾舜华:“嗯?”

任竞年叹了口气,抬起手来,放在顾舜华额头上。

顾舜华纳闷。

任竞年无奈:“这没发烧啊。”

顾舜华:“什?”

任竞年眸中满是心疼:“舜华,这段时间你可能太紧绷了,不过没关系,我来了,近你多休息,工作的事,你能省事就省事,别太累到自己。”

顾舜华歪着脑袋,拧眉,打量着任竞年:“你觉得我在说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