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4k小说网 > 七零之走出大杂院 > 第34章 第34章磨剪子嘞戗菜刀

第34章 第34章磨剪子嘞戗菜刀

第34章磨剪子嘞戗菜刀

这晚顾舜华睡得格外踏实, 自从醒悟到了切后最踏实温暖的个夜晚。

第二天破五,就初五,北京向有赶穷的习俗,天没亮鞭炮啪啪响, 就大栅栏的那商家, 也都开始放炮了。

鞭炮声早上没消停, 顾舜华睡不着,只能早早起来了, 起来后脖子好像有不舒服, 倒不至于疼,就哪里有酸胀。

顾舜华给两个孩子穿衣服, 扎小辫, 边忙着,边斜看了眼任竞年:“我脖子疼,都你咯的。”

任竞年:“我胳膊好像也有点酸。”

顾舜华想想,脸上有红:“后睡觉时候离远点!”

其实想想也好,充什么宝宝啊, 还要人抱着睡觉, 结果可好,脖子酸了吧?

任竞年拧拧眉, 没吭声。

早起来就得洗漱了,伺候两个孩子洗脸刷牙,自己也刷牙,切都忙乎差不多了,陈翠月已经准备好了饺子:“还有几样小菜,尝尝味道怎么样,看看竞年吃得惯吗?”

顾舜华:“倒也没什么喝不惯的, 有吃的就行。”

任竞年也道:“早听舜华说伯父伯母好手艺,正想尝尝。”

这时候,两个孩子穿得簇新,打扮齐整了,跑出院子里捡炮皮了,顾舜华见了,便叮嘱:“小心点,往跟前凑。”

顾跃华也刚洗漱好,见到这个,忙说:“我去看着他,这可得小心点。”

小孩子爱跟在放鞭炮的屁股后头捡炮皮,就那没炸响的哑炮,前几年有个孩子刚捡起来鞭炮,那鞭炮就炸了,把手指头都炸掉了,所顾跃华格外上心。

这边陈翠月拎起来马桶就要去倒,两大桶呢,里面也有今天洗漱后用过的水,挺沉的。

顾舜华见了:“妈,我去倒吧。”

说话间,就见任竞年给自己使了个眼『色』。

那眼神有特,不过顾舜华看懂了。

他想去厕所了。

夜晚大杂院都用『尿』桶,现在他肯定不好意思用。

说起来个大男人也不容易,初来乍到的,为了上厕所的事还得拼命给自己使眼『色』。

顾舜华心里暗,不过还努力忍住了,妈说:“妈,正好我竞年要去官茅房,这个我倒了就行了。”

陈翠月听,也心领神会,放下了。

于顾舜华便领着任竞年,人拎着个桶出去。

出去,外面冷风吹过来,带了掺着鞭炮硫磺味的凉气进了嗓子眼,顾舜华轻咳了声,小声叮嘱:“机灵点。”

任竞年倒听话:“我尽量。”

顾舜华还想多叮嘱两句,谁知道大杂院里街坊已经探头过来了。

大家显然都好奇得很,昨晚上就听说了,听说舜华那个离婚的女婿来了,可长什么样,到底什么人,也没几个人瞧见,都纳闷呢。

现在看到,可不得瞧个够本。

眼里看着,嘴上也没闲着,都着打招呼:“这孩子爸爸吧?瞧这大个儿,长得可真精神!”

也有人老家用没牙的嘴:“尖果儿找尖孙儿,般配。”

任竞年显然听不懂,不过也大概白,忙着方打招呼,顾舜华也赶紧给他介绍,这间壁儿霍婶,那面吕『奶』『奶』,还有这个,这我前你提过的佟『奶』『奶』。

佟『奶』『奶』打量了任竞年好几眼,最后自然满意:“瞧着就正派。”

勇子骨朵儿几个也出来了,着打了招呼,调侃了几句:“我舜华可好姑娘!”

打了圈招呼,总算走出了大杂院。

任竞年略松了口气,不过还纳闷:“尖果儿尖孙儿什么意思?”

顾舜华:“尖果儿蜜果儿姑娘长得好看,尖孙儿就男的英俊,反正就这么个音,你就知道这夸你就行了。”

任竞年:“觉得我英俊?那挺好的。”

顾舜华听这话,忍不住出声,不过还解释道:“反正大杂院里就这样,局促,抬眼就邻居,谁家动静都听得门儿清,我从小就住这里,习惯了,大家伙除了个的,大部分都挺好的,相互帮衬着。”

任竞年点头。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到了官茅房,顾舜华给他指了指,这里男厕,那个女厕,任竞年便提着『尿』桶进去男厕倒了。

顾舜华嫌味儿不好闻,便说:“我旁边站站,你自己会儿出来。”

里面任竞年:“好。”

顾舜华便快走几步,走到了旁边的槐树下,凉风吹,这才好受多了。

恰好这个时候过来个磨剪子磨菜刀的,拎着串儿铁片,掂出清脆的声儿,嘴里喊着“磨剪子嘞戗菜刀”,年迈老人那特有的苍老颤声便在胡同里回『荡』开来,亢悠扬。

顾舜华看着这老爷子走得嘿喽儿带喘的,驼着个背,想着大过年的还出来,估计日子不好过,记起自家的剪刀菜刀也可磨磨了,便过去搭话,让他帮着磨磨刀。

谁知道这边顾舜华刚招呼了老爷子进院子,那边陈璐过来了。

其实听说顾舜华昨晚上提了堆的好东西,甚至还有茅台酒,想打探打探到底怎么回事。

顾舜华扑腾得太厉害了,在苏建平那里使下的楦儿到现在也没什么用,这让有筹莫展,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害怕这个世界的剧情距离的设定越来越远,到时候,万任竞年也跟着飞了,那你说图个什么,难道图这里的官茅房味道特好吗?

觉得自己得先试探试探,甚至于,自己也许可使出招来,试探试探顾舜华的斤两。

到底什么改变了顾舜华,让脱离了剧情的控制。

正这么想着,抬头,就见那边走过来个男人,穿着绿军装,在这冬天的老胡同,格外惹眼。

下意识看了眼,眼之后,整个人便怔在那里了。

远处哪家铺子的鞭炮在噼里啪啦,清冷的空气中飘着过年特有的硫磺味儿,旁边只残留了枯叶的老槐树上不知道被谁家孩子扔了片彩『色』玻璃塑料的糖纸,就那么被风吹得扑簌作响。

在这萧瑟冰冷的冬日里,在老槐树伸展出来的光秃枝桠下,就这么看到了任竞年。

米八几的大个子,穿着笔挺的绿『色』军装,站在青灰『色』调的老胡同前,安静地望着自己。

陈璐心砰砰直跳。

这刻几乎手足无措,想起来那时候在电梯里,任竞年自己的那个,脸红耳赤,两腿无力,不知道该怎么呼吸了。

与此同时,兴奋激动瞬间将淹没了。

,没错,就这样了。

这就曾经写过的,这么个胡同,这么个冬日,他被顾舜华无情地羞辱赶出家门,带着两个孩子无处安,自己出现在他边,温柔地抚慰他。

所——

剧情变了样,但终于启动了?切都要开始了?

属于的爱情啊!

陈璐咬着唇,拼命压抑下心口的澎湃,终于开口,声音娇羞:“姐夫。”

任竞年面无表情地看着陈璐。

他觉得很不劲。

昨晚上,顾舜华说的那番话还在他心里,他想不白陈璐到底怎么了,唯的线索就那个苹果了。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给了陈璐个削过的苹果。

但顾舜华看着自己陌生的眼神,及昨晚上那么委屈地哭,任竞年下意识觉得,那个苹果有关,陈璐有关。

即使顾舜华不说,他心里也已经起了反感。

特现在,那语气,那声调,那看着自己的眼神。

任竞年沉默地收回目光,微微弯腰。

陈璐抿着唇脸羞涩:“姐夫,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你刚到?你还没能进家啊……?天这么冷,你个人站这里,你——”

小心地试探着,谁知道话还没说完,就见任竞年手里提起了什么。

那东西轻轻抡。

啊——

陈璐惊讶地低头看自己的手,还有那簇新的棉猴儿。

竟然飞溅上了湿点子!

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终于发现,任竞年手里竟然提着两个马桶!

那干什么的,比谁都清楚!

脸红耳赤,不敢置信,这任竞年啊,哪怕年轻时候的任竞年,他也任竞年,他竟然大早上在胡同里倒马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