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4k小说网 > 七零之走出大杂院 > 第31章 第31章小皮鞋

第31章 第31章小皮鞋

第31章香糯枣泥糕

一周上班六, 周总算歇班,她带着两个穿簇新棉猴的孩子去邮局,给任竞年打电,两个孩子一听爸爸的声音, 特别激动, 兴高采烈地给任竞年自己的新衣服, 幼儿园的新学。

两个孩子乖巧懂,幼儿园老师很喜欢们, 学也友善, 和小朋友玩得好,两个孩子对幼儿园喜欢得不行, 掰着手指头把幼儿园好吃的都一遍, 连早上的牛『奶』都没忘记提。

任竞年听着两个孩子的声音,在那边笑声清朗:“爸爸年就去找你们,你们想要什么礼,爸爸给你们买!”

两个孩子欢快的叫来,顾舜华忙让们声音稍微小点, 免得影响旁边打电的, 两个小孩便忙捂住嘴巴,小声地和爸爸。

最后终于完, 顾舜华叮嘱任竞年:“别给我寄钱,你把你工作调动的整落听比什么都强。”

任竞年:“我知道。”

着,又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还得上班。”

虽然没接触,不也能猜到,做厨师这一行肯定辛苦, 别人吃饭的时候们是忙的时候,每都要忙到挺晚,只休息周那一,关键她还得照顾两孩子呢。

顾舜华:“也还好,我妈最近『性』子变不少,凑手就能帮我,大杂院里人也挺不错,就算周末不上幼儿园,把孩子扔大杂院里,和小孩子一玩,俩孩子一点不受委屈。”

任竞年:“那就好。”

顾舜华:“对,前我还和我爸提你呢,我爸肯定要看看你。”

顾全福所谓的“照一眼”,其实就是看看,把把关,毕竟之前顾舜华和任竞年结婚,顾家其实是不意的,是顾舜华倔,就这么结婚,顾全福到现在还没见自己家女婿呢。

任竞年:“我明白,我会好好表现。”

顾舜华听着任竞年语气一本经,也是忍不住笑:“也没什么,差不多就行,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紧张。”

任竞年:“我怕老岳丈看不上我。”

顾舜华更加想笑,因看两个孩子疑『惑』地看着她,便压低声音匆忙:“其实也没什么,我爸妈人都还不错。”

完赶紧挂电。

*************

进入腊月,子一地,顾舜华早出晚归地在饭店后厨勤练,要知道灶台上处处都是功夫,各样功夫都得勤练,没有什么一蹴而就的,只能踏踏实实地磨。

她先练的是刀功,要知道好厨子的手艺不光是在灶上,还要在刀功上,有一句“三分勺工,七分刀工”就是讲的刀功。

刀功第一先要磨刀,选刀开膛开刃,这都是要做的,如今顾舜华练一个多月,进步也是快,已经磨刀,练空切,开始练切报纸。

她设法要一大摞废旧报纸来切,先拿一张报纸来切,等切利索,再切五页,五页切得干脆,就切一沓,就算晚上回到家,等两个孩子睡着,她没就自己蹲屋里练。

好子总是得快,转眼就是年,顾舜华在内蒙兵团七个年,如今回来,倒是想念北京的年味儿。

北京的年是从腊月二十四就开始,各家飘出来油炸的香味儿,伴随着滋啦啦的响声,再有孩子们放鞭炮的烟火味儿,气氛就上来。

潘爷拿一副对子,贴在大院门上,又倒贴两个“福”字,各家也都开始买对联买年画。

小孩子们当然是最高兴的,穿上新衣裳蹦蹦跳跳,掰着手指头数哪年,或者看家里炸什么好东西,趁机捏一块塞嘴里,那叫一个香。

大杂院里就这传统,无穷富,但都想一个好年,平时舍不得的,现在也都开始买。

要不然穷老百姓子图什么,不就图个开心。

顾舜华抽时间带着孩子出去逛街,又让顾跃华也跟着,这个时候的大栅栏热闹,卖什么的都有,大多不要票,劲儿买吧,买面蒸馒头,求一个蒸蒸上,再就是置办白菜、猪肉、鱼、酒、糖等,买完这些,让顾跃华送回家去,她又给两个孩子买,给多多买皮筋,红『色』的头花,『毛』线围巾和棉手套,给满满买一顶小军帽和棉手套,各自买暖和的绒裤和崭新洋气的『毛』衣,最后看到卖鞋的,惜没票,只好先回来。

回到家时,谁知道一回到家,就见陈璐在呢。

陈璐一看到顾舜华,便笑着招呼:“姐,你回来,多多满满也回来,快来看,姨给你带来好吃的!”

着,就拿旁边的牛舌饼来,要给孩子吃。

“吃吧,这个又香又甜,好吃!”

她要把牛舌饼塞到两个孩子手里,谁知道两个孩子都下意识后退一步,没接。

陈璐也是没想到,这么好吃的,这两孩子竟然不馋?

多多其实是记着妈妈的嘱咐,妈妈,就算再馋再饿,回头告诉妈妈,妈妈想法给你们买吃,千万不能馋别人手里别人嘴里的,再馋也得忍住。

这其实是最初顾舜华来北京时告诉们的,怕小孩子不懂没规矩。

多多却是牢牢记住,她摆着小手,认地:“妈妈,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

『奶』声『奶』气的,她是很乖很乖的宝宝。

“别人的东西”?

陈璐暗暗皱眉,什么小孩儿,一点不会,怪不得长大后那么讨厌,不就一被宠得无法无的大小姐吗?

她转而笑望着满满,这是她设定中的儿子,以后会对她言听计从。

她温柔地笑着:“满满吃吧,这个很好吃,特别酥——”

满满:“阿姨,我吃饱,口渴,想喝水。”

陈璐脸上便挂不住,怎么这两个孩子这么不给面子?

顾跃华好来,提着幅年画到处贴,现在看到这场景,忍不住哈哈大笑:“你就认吧,你这个人生没小孩子缘,小孩儿不喜欢你。”

陈璐便有些恼,她也不是那有耐『性』的人,谁没哄着两个臭小孩?要不是考虑到任竞年,她搭都不带搭这两个小屁孩的!

顾舜华从旁看着,却是觉得欣慰。

她的儿子和女儿都对陈璐没任何亲近感,抢她孩子,别想!

她愉快地倒水给两个孩子,心情大好的她,语气却是淡淡的:“今带着孩子去街上,吃饱。”

陈璐一听,眼睛便觑向旁边顾舜华那网兜盒子的,是不少。

她语气中便有些嘲讽的意思:“姐,你现在去玉花台,是和当初不一样,想你刚来北京那会儿,跟逃难的一样,现在还是不!”

顾舜华笑:“是啊,刚来确实是像逃难的一样,这不是一直在使劲子吗,现在户口落下,盖房子的地儿有,蜂窝煤有,砖有,木头也很快运来,工作这不是也到手,老爷饿不死瞎家雀,这一步步的,是什么都不缺!”

她当然故意这么的,她现在觉得陈璐很不对劲,想试探下她的反应。

谁知道陈璐一听这,那脸『色』就一下子难看,半响竟然一声都没坑出来。

顾舜华看着,更觉得有意思,这么不盼着自己好?行啊,我子越越好,活该气死你!

当下干脆又:“这人呢,怎么才能活得有滋有味,关键是看上坡路还是下坡路,有些人虽然不大富裕,但子越越好,比自己之前好,那当然有盼头,有些人就不一样,今看着间壁儿好,明看着对门儿好,就自己,越越倒退,那你,看着别人好,她自己心里能舒坦?怕不是得气死!”

陈璐这半,总算是缓劲儿来,她斜眼盯着顾舜华:“姐,你这是谁呢?”

顾舜华诧异:“陈璐怎么,这么凶?我也没你啊,你别吓到孩子,孩子小呢——”

间,顾跃华已经来,一手抱一个举高高:“我姐得也是,孩子小,你一瞪眼就跟个瞎眼驴,这不是故意吓唬孩子吗?”

瞎眼驴?

陈璐受不,大年的这姐弟俩在这里给她玩蝎虎子:“这是年呢,你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