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4k小说网 > 七零之走出大杂院 > 第27章 第27章砂锅居白肉&炸鹿尾儿……

第27章 第27章砂锅居白肉&炸鹿尾儿……

第27章砂锅居的白肉

回来后, 顾舜华把鸡蛋糕拿了几块给佟『奶』『奶』和潘爷,接回来孩子,洗洗手,就给孩子吃鸡蛋糕。

“这是鸡蛋糕, 妈妈时候吃过。”

个孩子揭开了层被浸成完全透明的油纸, 打开了鸡蛋糕, 鸡蛋糕被烤得松软,鼓鼓囊囊成一个梅花形, 个孩子对看了半天, 喜欢得很,竟然有些不舍得吃。

顾舜华:“一袋子呢, 都给你们留, 吃吧。”

个孩子这才心翼翼地咬了一,鸡蛋糕太松软,咬下去,个孩子眼睛里便迸『射』出惊喜,多多边脸颊鼓, 含糊地道:“好好吃, 鸡蛋糕好吃!”

顾舜华倒了热水,让个孩子就吃, 免得噎到了。

吃了一个鸡蛋糕后,孩子脸蛋上带了米黄『色』碎渣,她便帮孩子擦了脸,让他们喝水,和他们说起幼儿园的事。

孩子听说能上幼儿园了,都高兴得蹦起来了,叽叽喳喳地搂顾舜华说个没完。

多多甚至大声说:“妈妈, 幼儿园好,幼儿园有好吃的!”

她这次竟然说得很通畅,顾舜华有些意外,便故意问:“是吗,有什么好吃的?”

多多掰嫩生生的手指头:“煮鸡蛋,牛『奶』,白肉肉!炒鸡蛋,肉饺饺!”

顾舜华看这情景,欣慰又惊喜,心想这才几天功夫,孩子语言发育比以前好了太多,当下又故意引多多说了一些话,有些发音说起来还是费劲,含糊不清,不过确实进步了。

顾舜华多少松了气。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书里的多多会成为么歇斯底里的人,所以她现在格外注意孩子的心理健康,比如希望孩子和其它朋友搞好关系,希望孩子也能进幼儿园。

别人能享受到的,她尽量争取,也让他们享受到,让他们的童不会有缺憾,心翼翼地呵护他们的心理健康。

这样,也许她得到的就不再是书的结局。

她笑看自己个孩子,『揉』了『揉』满满柔软的发:“道什么是白肉吗?”

满满摇头,乖巧地道:“不道啊!”

顾舜华:“谁和你们提过白肉?”

满满想了想:“是二林子哥哥,他说他吃过,说别好吃。”

顾舜华注意到,当满满这么说的时候,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旁边的多多也心翼翼地咽水。

到底是孩子,听到好吃的嘴馋,这是本能,是人类原始的对营养的渴求。

顾舜华:“既然白肉这么好吃,妈妈明天带你们去吃好不好?”

满满和多多惊讶地看顾舜华,一起问:“真的吗?”

顾舜华:“当然了。”

今天雷永泉支援的些粮票,先拿一些来让孩子吃一顿好的,见识见识。

如果是之前,她还没这个把握,心里没底儿,不敢轻易让孩子吃太好的,怕万一多花了钱,以后没钱养孩子,但现在,她心里却觉得稳妥多了。

爸爸重新掌勺,自己可以过去做红案学徒,好歹能拿一份工资,不出意外的话,任竞过来廊坊,目前看来他也是会好好和自己过日子,退一万步,就算出现什么大变故,他突然被陈璐薅走了,自己也能设法从他里挖到钱来贴补孩子。

总之,日子看起来不会差。

更何况自己落下了户,拿到了盖房子的允许,日子眼看好过起来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喝豆汁,她和家里提了一嘴儿,说带孩子出去,陈翠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我这里有些粮票,你拿,万一出去给孩子买点什么呢。”

顾舜华听这话,有些意外,她想,妈妈真得『性』子变了,和以前很不一样。

她便道:“妈,没事,我不缺粮票,今天我过去我一『插』友里,他给了我不少。”

陈翠月:“你这孩子,哪能随便要别人东西?人家给你多少,我给你,你快还给人家去,不能轻易拿别人东西,传出去像什么话。”

陈翠月的热情在顾舜华看来,倒是有些意外,也有些不适应。

从来她妈妈对她的好都是有条件的,她都是排在后,像今天这种不假思索的反应,倒是头一遭见。

她略怔了下,也说不上来,动吧倒是不至于,就是意外,也有些激。

所以她终于还是说:“妈,不了,个『插』友家里很富裕,人家说得很明白,道我现在日子难,所以拉扯我一把,人家还给我弄到了砖头,回头我可以盖红砖房了,砖头都能帮忙弄了,过天就给我拉过来,我再为了这粮票装清高,也没什么意思。”

陈翠月听顾舜华说砖块,自然是意外,她就算不懂也道,这种物资就不是老百姓能随便弄到的,都是计划生产然后分配给有关单位。

当下详细地问了问,道竟然弄到千块,也是惊喜不:“敢情好,红砖房呢,样也暖和,挡风,不过人家对我们这么好,可得记住这个恩,以后报答人家。”

顾舜华:“妈,我道。”

说这话的时候,她又想起来后来雷永泉坐牢的事,件事在书里实在是旁枝末节,并不是什么顶重要的事,所以是含糊地侧提了一下,没细说,顾舜华再次把所有的情节都给串了一下,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不过好在,她道出事的大概时间,想能走一步看一步,心警惕了,看看能不能避开这场祸事。

*************

上午顾舜华先陪个孩子在家,收拾打扫,又准备了幼儿园穿的衣服,毕竟是首都的幼儿园,并不能太随便了,也怕孩子去了因为穿不好被人家瞧不起。

午稍微吃了一点,顾舜华先带孩子出去,给任竞寄了新的复习资料,之后过去找了王新瑞,把袋子鸡蛋糕给了王新瑞,又邀王新瑞和自己一起去吃。

王新瑞不去,眼珠转了转,说自家来客人了。

顾舜华看她样子,大约明白了,这是要相亲。

当下又说了自己要当红案学徒工的事,王新瑞想了想:“这是一个好营生,真要是能干起来,以后好处大呢。”

顾舜华现在也想明白了,好处确实大呢,比如在本书里,陈耀堂后来竟然开了一家酒楼,叫什么御膳八珍宴酒楼,不就是打御厨后人的名头吗,其实就是欺名盗世,就是她爸的名声!

陈耀堂肚子里没一点点本事就敢在这里扯旗子充大尾巴狼,她顾舜华学好了本事,凭什么不能?

以后进一步改革,她就按照陈耀堂个路子走,谁还不会怎么?

个人说话,王新瑞又提起『插』友聚会的事,说是回头张罗好了就告诉她,到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顾舜华自然是愿意。

『插』友,是殊时候珍贵的友情,这辈子,你再没机会交到样肝胆相照的朋友了。

这一点上,看尽了一本书的顾舜华比王新瑞体会更深。

告别了王新瑞后,顾舜华便带孩子过去西四牌楼了,也不远,就四公里多,做了几站公交车到了。

顾舜华顺便带孩子在这里逛了逛,这么一耽误,到了缸瓦市东大街的时候是傍晚时候了。

今春节时候,人民大会堂春晚有了舞会,新华社人民日报都报道了,因为这个,首都跳舞的一下子多起来了,除了正儿八歌舞厅,一些广场的空地也有了跳舞的青。

顾舜华带孩子过去的时候,就看到西四牌楼广场有一些溜冰男女,本来是扫一眼,可后来觉得不对,又扭头看了一眼,便看到里一个穿红棉袄留齐耳短发的正是苏映红。

苏映红正和几个轻人跳舞,跳得投入而忘我,旁边还有几个抽烟的,闹闹腾腾的。

顾舜华收回了目光,心里却是想起苏映红时候。

她比自己岁,个时候扎羊角辫跟在自己屁股后头叫姐姐,她打儿爱跳舞,去少宫跳舞,回来就开开心心地说姐姐看我美不美。

后来顾舜华也是从父母的信偶尔道,她竟然成了胡同里人人嫌弃的“圈子”,圈子,就是不正混,傍个流氓『乱』搞男女关系的。

顾舜华倒是不觉得姑娘搞个男女关系怎么了,人早晚要谈个恋爱,早一些也没什么,是看她这样子,倒是每天在外瞎晃『荡』,也没干正事,多少有些遗憾罢了。

顾舜华走进砂锅居的时候还在想,以至于点菜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服务员拉一个脸:“您到底懂不懂点菜?”

这代的国营餐馆服务员都这样,这还算好的,脾气差的能直接骂顾客,顾舜华也不是不识时务的,忙笑了一声:“劳您费心了,我点一个烧燎白煮,一个炸鹿尾,再来个杠头,来一壶热水。”

服务员一撩眼皮子,倒是多看了顾舜华一眼,能这么点的,倒是懂他们店,专捡『色』的好菜点,而且不多不少恰好合适这一大。

当下也没说什么,让顾舜华交了粮票和钱,便开单子给后厨了。

这时候到了傍晚,但因为是工作日,砂锅居人并不算太多,顾舜华照顾个孩子坐好后,等菜的功夫,便和孩子说起砂锅居的历史。

在吃的上,以前陈翠月总是说顾舜华没福,打她记事起,她爸就被贴了大字报,掌不了灶,家里开始缺嘴了,还说她大哥当可是吃了不少好东西。

所以顾舜华其实什么都没吃过,吃过苦。

可顾舜华的爸爸到底是顾全福,顾全福偶尔念叨念叨,就足够她道许多掌故和规矩了,比如家里永远切成头发丝一样纤细的咸菜条,都是过去留下的老讲究。

又比如顾舜华脑子里可以随便说出京城八大居任何一家的历史。

京城八大居,砂锅居自然算一个。

她爸顾全福念叨起砂锅居,说它和别的不一样,说其实这世上没什么京城菜,所谓京城的菜系都是各地菜系的大会合,不过非要说京城菜,必须是烤鸭、涮肉和砂锅居的煮白肉了。

砂锅居就是煮白肉的,它家菜品全都是白肉做的。

顾舜华便和孩子说砂锅居的典故,讲他们之前的块匾,讲他们过午不候的规矩,又讲了这家的『色』菜,个孩子这辈子头一次走进像样的饭馆,眼里都是怯生生的雀跃,心翼翼地四处看,新鲜好奇。

顾舜华指了块匾道:“这块匾应该就是道光间的文渊阁大学士倭文瑞写的了。”

孩子,对于这些自然似懂非懂,不过还是点头。

一旁个客人,听到这个,有些惊讶地看顾舜华,就连刚才的服务员看顾舜华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等了好半响,菜终于上来了。

外寒气『逼』人,屋子里虽然烧炉子,但要说多暖和也不至于,个孩子过来的时候,脸也都冻得红扑扑的,坐在里还无意识地搓手儿,如今菜上来了,砂锅热气腾腾地冒白气,香味扑鼻而来,这热气的香,就让人垂涎了。

看过去时,白肉片是层五花,切成均匀的大片,肚子里不缺油水的听到白肉,以为会油腻,其实并不会,这白肉切得足够薄,么薄的大片,有肥有瘦,肥的肉片晶莹白亮,瘦的肉片松散软嫩,肥瘦搭配,为适宜。

而大片的薄肉片下是地道的老酸菜和剔透的粉条,肉的香味渗入到了酸菜和汤汁里,酸菜吃起来够味儿,汤汁喝起来浓郁。

顾舜华勺子各取了一勺给孩子,有汤有肉,也带一点点酸菜,又掰了杠头给孩子吃。

杠头其实就是白火烧,酥而且,嚼起来掉干渣,白肉片蘸上一点酱料和蒜泥,搭配杠头,是老派吃法了。

砂锅居的酱料自然也是精心调配的,滋味鲜咸,正好给白肉片提味。

个孩子哪见过这么好吃的白肉,想都想不到白肉可以切这么薄片,又可以这么吃,眼馋得直流水,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白肉片入即烂,香得要命,又配上一点酸菜解腻,好吃得让人想哭。

多多嚼得腮帮子鼓,嘴里含糊地说:“妈妈吃,妈妈也吃!”

顾舜华抿唇笑了:“妈妈当然吃了,我们点了个菜呢,可以随便吃,吃不完还可以打包儿带回去!”

满满连连点头:“好好吃!”

很快炸鹿尾儿也上来了,炸鹿尾儿的尾读做yi,声,原本是满人进京前的吃食儿,时候长了,谁还能找些鹿尾巴去,就有了炸肥猪肠了,就是把猪大肠洗干净灌制好了油锅炸,炸好了再蘸盐水蒜汁来吃。

砂锅居的炸鹿尾儿吃起来香脆腴嫩,一点不腻,个孩子就一点儿盐水,也没加蒜汁,吃了一个又一个的。

顾舜华好管点,别吃太多了,怕吃伤了。

个孩子吃得满香甜,眉眼间都是满足,多多想起来爸爸:“妈妈,咱们留给爸爸尝尝吧!爸爸没吃过!”

满满也想到了:“打包带回去给爸爸!”

顾舜华听孩子这么说,心里欣慰,想个孩子多好多懂事,这样的孩子,她好好养,将来肯是好孩子,怎么可能成了书样的。

当下笑说:“爸爸在内蒙呢,后就能过来了。”

多多眨巴大眼睛,费力地说:“可是,可是,可是——”

她有时候说话还是有些吃,倒也不是真吃,就是脑子里想到了,嘴巴跟不上,表达不出来。

顾舜华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尽量放轻了语气,温柔而耐心地道:“可是什么啊?”

多多歪头想了想,嘴巴张了又合,还是没说出来,她扁了扁嘴儿,自己也有些沮丧的样子。

顾舜华:“你好好想想,你想告诉妈妈什么来?是不是你想爸爸了?还是说你想把好吃的白肉肉给爸爸吃?”

多多眼睛一亮,猛点头,之后终于道:“可是我听到爸爸说话了啊!爸爸和我们说话了!”

这句话,一下子就说出来了,流畅到没有任何卡顿和犹豫。

顾舜华便笑了:“对,天满满和多多都和爸爸说话了,不过是电话,电话里能听到声音,看不到人,也没办法把白肉给爸爸吃。”

满满从旁,一本正地板脸说:“电话能说话,爸爸还在内蒙,没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