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4k小说网 > 谁要和你复婚 > 22、第二十二章

22、第二十二章

铭城集团。

靳择琛看着市场部拟定的下一季度宣传方案,忽然道:“下周一,让齐叔准备召开一次股东大会。转让手续都处理好了?”

“都处理好了,随时都可以。”蒋楠从善如流道。

靳择琛点点头,觎了他一眼,“还有事?”

“夏总来了,说是有一个新的招标项目,问您要不要参加。”

股份没到手之前,靳择琛独善其身和人都不想与,现在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倒是也不用在遮掩。

“请进来吧。”

蒋楠将人来了进来,同时倒了一杯咖啡放到了夏思淼面前。

夏思淼现在看见咖啡都有一种厌恶感,那种又苦又黏腻的感觉好像还缠在头发上。

她看了一眼,只是笑笑,却一直没动。随后直接坐到靳择琛对面,修长匀称的双腿一翘,艳红的唇自然勾起,单单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竟然她做的风情万种。

“择琛,我听消息说临大旁边的那块空地打算建个小型商圈,专门为附近大学城服务,你有没有兴趣试试?”

靳择琛双手交叠着,谈工作时他总是正襟危坐的,“铭城目前没有做房地产这方面的打算,不过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就当是还阮东股份的人情。”

“看你说的那么见外。”夏思淼脸上的笑愈发明媚,忽然站起身直径走到了靳择琛旁边。微微弯腰,齐腰的大波浪顺势滑到胸前。同时将手机相册打开,“你不如先看看这片地,然后在做决定。”

靳择琛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下椅子,八风不动的拿过手机,垂着眸子整个人有些懒。

全是实地拍摄,把方圆五百米的建筑都做了定位。他并不怎么心动,手指滑动的有些快,直到划过一个操场照片时,他手一停又划了回去。

粘片聚焦在招标那块地插的小旗子上,这应该是某个学校的操场,看建筑应该是临大。

而操场的旗杆下,那模糊的人影才吸引了靳择琛的视线。

一男一女靠的很近,两人头近乎贴在了一起。女生垂着眸子在看手里的相机,而男生的目光却全在女孩身上。

即使模糊,都好像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的和谐。

靳择琛神色一凛,唇线被抿成一条直线。

夏思淼像是丝毫看不出他情绪的变化,垂着头看着照片,笑道:“这是临大操场,距离这片空地步行只有十五分钟。周末学生无聊,很适合被开发成商圈,是个不错的投资。”

靳择琛没说话,眼睑低垂,眼尾下压微敛。

“临大操场修的还不错,你看还是塑胶跑道呢。”接着,夏思淼声音有些惊讶,像是才看到一样,“唉,你看这坐着的两个人,这女孩像不像沈小姐?”

夏思淼边说,边偷偷打量着靳择琛的表情,见他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又说:“不过好像都没怎么见到过沈小姐了,她最近在忙什么,不如改天约出来玩玩?”

靳择琛忽然冷哼了一声,又很快的恢复了到了以往的状态,好像刚刚的冷哼只是她的错觉。甚至还有些懒散,“她啊……在家逗猫呢,没时间出来。”

夏思淼愣了下,没想到听到的会是这样的答案。不过她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笑的有些敷衍,“沈小姐很喜欢小动物呢。”

“谁说不是呢,总爱招猫逗狗的。”靳择琛的声音有些淡,可听到最后竟有些不易察觉的咬牙切齿。

-

“我真的服了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两个人吃完饭回家,苏葳蕤还气的恨不得冲过去大战三百回合,忽然提高了声音:“不行!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把夏家的生意抢过来!”

她这声来的又大又突然,路过的行人被吓了一跳,一脸莫名的看着她们。

沈安瑜笑了下,“你怎么比我还生气?”

“我就是见不得这么——”苏葳蕤气的握了下拳头,深吸了口气,“哔——的人!”

“好了,为了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你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去打扰你爹,生意场不是儿戏。”沈安瑜也不知道是哄她还是认真,说:“她下次再敢来,我就打她好不好。”

“好!!!”两人刚好上了电梯,苏葳蕤差点激动的跳起来,随后又上下打量了下沈安瑜,有些担忧的说:“你这么瘦,你打不打得过她啊?”

沈安瑜跟哄小孩似的,“我明天就报个跆拳道班,乖啊——”

“我觉得可行,”两人打开门,坐在沙发上,苏葳蕤又煞有介事的说:“把柔道散打也学一下,不行——”她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我这就去查靠谱的学校,刚好我爸也不放心我一个人,我们到时候可以一起练。”

说完,便风风火火的进了卧室,打开电脑开始查。

沈安瑜有些累的伸了下腰,拍了半天照片觉得自己快要散架,刚想洗个澡也上床躺一会。

没想到却接到了靳择琛的电话。

说实话,看到他的电话时,心脏还是不自觉的有些抽痛,但却又有一点尘埃落定的放松。

她深吸了一口气,接通,但却没说话。

靳择琛也没说话,只有他平稳的呼吸声顺着话筒传到耳边,竟有种他此时贴在自己耳边轻轻呼吸的错觉。

到底还是沈安瑜先忍不住,她咬了下唇,声音有些松,“是可以去办手续了么?”

那边还是没人说话,沈安瑜甚至觉得是不是信号不好,还是他已经挂了电话。

她将手机拿下来看了眼,看着正在通话的界面,有些不确定的叫了声,“喂?可以听到吗?”

靳择琛的呼吸声忽然变得有些重,过了会儿才说:“你回来,我们谈谈。”

沈安瑜呼吸一滞,咬着嘴里的细肉,眼睛看着桌上摆着的一盆多肉,视线却有些飘。淡淡道:“没什么好谈的。”

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那你回来,把你东西收拾走。”声音很沉,还带着些不耐烦。

沈安瑜撇了下嘴,还是有点难过。她吸了鼻子,“丢了吧,我不要了。本来……也没什么是我的。”

那些品牌方、铭城集团旗下公司、和不知道的谁送来的衣服、饰品,大批大批的,她几乎都没穿过,甚至连吊牌都没拆。

总觉得那些珠光宝气的东西穿在自己身上,别扭又不搭调。

就像她和靳择琛站在一起,怎么看,都不登对。

“自己回来收拾!”靳择琛声音沉哑,带着不容置喙。“没人闲着替你弄这些乱七八糟的。”

沈安瑜指甲狠狠掐了下自己手指上的肉,深吸了口气,“那我明天回去。”

“今天。”简短,却又难以撼动。

“……”沈安瑜终于有些忍无可忍,刚想说“你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换套房子住都和我没关系。”

靳择琛的态度却忽然有些软了下来,“今天吧,我刚好在家。明天我要出差,阿姨家里的孩子生了病,这两天也走不开。”

意思就是说,你其他时间来,没人给你开门。

她走的时候连钥匙都没拿,虽然还可以把钥匙寄过来。不过也没必要这么矫情,回去收拾东西而已。

沈安瑜无声叹了口气,“行,我这就过去。”

她走到主卧,敲了下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