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 252【风声鹤唳】(为白银盟“暖阳1314”加更)
    张铁牛信守承诺,中低层军官和普通士卒,只要是还没逃掉的,全部发放粮食回家。

    前提是,收缴他们的兵器和甲胄。

    这已经足够仁慈了,张铁牛甚至想把那些军官,不分职务高低全部杀一个遍。

    而且,绝对不会杀错!

    这些官兵,在广东、广西剿匪三年,朝廷又不发给粮饷,他们的军粮从哪里来?

    一个个全部满手血腥,都是屠杀百姓的刽子手。

    说不定一些军官,还干过杀良冒功的事情。一杀就是一个村,钱粮抢走装进腰包,脑袋砍下拿去报功请赏,然后说这个村是反贼屠的。

    夺城那天逃走的部分官兵,飞奔前往始兴县报信,始兴守军又去南雄报信。

    “只带少量辎重,全军撤离!”

    广东总兵陆谦大惊失色,立即撤出南雄府城,顺便把始兴县的部队也带走。他们必须提前离开,否则将被堵死在那里进退不能,因为张铁牛的进兵路线属于捅菊花。

    事实上,陆谦的主力大军,已经被张铁牛堵住了。

    撤离之时,陆谦无法走正常道路,只能从一条叫做“清化径”的小路穿山离开。

    翻山越岭,终于来到翁源县,陆谦还是不敢停留,继续撤至英德县驻防,卡死张铁牛继续南下的要道(明代的翁源县城,离英德县很近)。

    整个粤北,悉数拿下,只剩一座英德城。

    英德的南边,便是广州!

    虽然中间还有个清远挡住水路,但英德与广州之间,是有一条陆路官道直通的。

    只需再攻占英德,就能直接杀向广州城。

    这并非张铁牛多厉害,而是沈犹龙的战略失误,没有派兵防备湖广那边。导致一旦韶州失陷,南雄、始兴方向的主力,就有被堵死了围歼的风险,吓得总兵陆谦连夜从山中小路撤军。

    沈犹龙本人,其实是不会打仗的,全靠幕僚出主意,具体兵事则交给武将处理。

    当粤北失陷的消息传来,沈犹龙的处境更加尴尬。

    他想要收缩防线,主动放弃城池,撤至广州方向与陆谦合兵,却被费如鹤堵在龙川回不来。

    就那一条道,被费如鹤分兵卡死了。

    无奈之下,沈犹龙只能拼命,亲率六千多老卒,还有相同数量的民夫和大批船队。足足一万三千多人,主动放弃龙川城,前去攻打河源城外的费如鹤。

    河源守军也有三千,等于一万六千多人,两面夹击费如鹤的六千人(含民夫)。

    一百三十里地,全程沿着河岸进军。

    傍晚扎营。

    入夜之后,军营外围影影幢幢,大量运粮民夫趁夜逃走。他们是被强行征召的,根本就不愿打仗,如此良机怎能不逃?

    沈犹龙被自己的亲兵叫醒,得知情况之后,根本不敢阻拦。

    半夜闹出太大动静,很可能直接炸营,到时候官兵也会跟着跑。

    那些官兵,同样不愿打仗!

    沈犹龙的优点是懂得放权,自己不会打仗,就非常信任麾下将领。但是,也因此导致军纪败坏,在两广剿贼耗时三年,很多时候都故意放任反贼。

    对那些将领而言,不与反贼打硬仗,一可养寇自重,二可保存实力,三可趁机发财。

    将领们倒是靠抢劫发财了,大头兵却分不到多少。

    甚至军饷都不发够,伙食也差得很。这属于明末军队的常态,那支部队能让士兵吃饱,反而属于异类当中的异类。

    沈犹龙带着大军守城可以,一旦离开城池,又有大同军在附近,士卒和民夫就要打主意开溜了。

    第二天继续行军,由于大量民夫逃散,还得分出士卒运粮,导致行军速度变得更慢。

    傍晚扎营。

    这次沈犹龙吃了教训,把民夫放在中间,把士兵放在外围,如此就能防止民夫夜里逃跑。

    民夫确实没机会逃跑,但士兵却开始跑了。最外层的几支部队,夜间减员高达六成,一夜之间逃了八百多。

    到了早晨,清点人数,沈犹龙和军将们都脸色难看。

    副总兵叫做施王政,非常好的名字。他把沈犹龙请到一边,悄悄说道:“督师,不能再这么行军了,否则抵达河源与贼兵交战,我军恐会还没开打就望风而溃。”

    “为之奈何?”沈犹龙叹息道。

    施王政建议说:“立即给士卒和民夫发饷,把上个月的军饷也补齐,督师一定要亲自发饷!”

    “好!”沈犹龙从善如流。

    因为自己不会打仗,而且为了让武将服从自己,沈犹龙一直没有干涉具体军务。

    这就带来两个结果,武将非常喜欢沈犹龙,认为这位总督是大大的好官,平时也原以为总督卖命。但是,军纪严重败坏,克扣军饷成为家常便饭。底层士兵拿不到饷,全靠抢劫乡村的时候,悄悄藏些银钱补偿损失。

    如此官兵,剿贼三年,全是老卒,不但畏惧赵瀚,也畏惧其他反贼。

    一句话,不愿拼命!

    沈犹龙把武将都叫来,宣布道:“今日暂停行军,你们召集士卒,本督要亲自发饷!”

    这种关键时候,武将们也理解总督,只要别让他们掏钱,总督亲自发饷那就发呗。

    士兵们一个个排队领饷,脸上总算有了些喜气。

    效果立竿见影,当晚只有三百多逃兵。

    第三天,继续行军。

    赶走不远,前方探路的搜山队,就慌张回来禀报:“督师,前方山中,有贼兵埋伏,我们看到好多反贼旗帜!”

    “究竟有多少贼兵?”沈犹龙问道。

    探子答道:“不晓得,小的不敢靠太近。”

    沈犹龙害怕被埋伏,立即停止前进,加派三百士卒,前去打探山中贼寇实情。

    就这样折腾一个时辰,士卒们回来报告,说山中伏兵是假的,只是胡乱插了一些旗帜。

    沈犹龙变得更加小心,行军速度愈发缓慢。

    没走几里地,又在山中发现反贼旗帜。只得停下来,再次仔细查看,如此反复折腾,一天时间只走了十几里路。

    而且士气大跌,无论将领还是士兵,都感觉前面随时可能出现反贼。

    当天扎营完毕,沈犹龙吩咐将领们说:“今夜好生戒备,全军着衣睡觉,兵器不能离手,多多设置岗哨,一定要防着贼兵夜袭。”

    将领们立即去办,把军令传达下去,搞得全军变得更加恐慌。

    这一晚上,很多人都没睡好。

    下半夜,一个哨兵突然大喝:“干什么?”

    听到呵斥声,十多个逃兵加快速度,朝着军营外的大山奔去。

    “站住!”

    哨兵非常负责,因为今夜放哨,他领到了三百文津贴。

    值此关键时刻,必须大方一点,否则哪有人愿意做哨兵?

    “是不是有反贼夜袭?”一个军官冲来询问。

    另一个哨兵正在打瞌睡,听到此言,立即慌张大喊:“敌袭,敌袭!”

    “当当当当!”

    有哨兵开始敲锣示警。

    全军官兵顿时惊醒,纷纷拿起武器,也有一些吓得直接逃跑,整座军营莫名其妙乱成一锅粥。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天亮开始清点人数,到处都是红着眼打哈欠的。

    此夜,士兵跑了两百多,民夫跑了七百多,还跑了几艘运送辎重的船只。

    其中一艘,装有大量钱财,那是副总兵施王政的钱。

    费如鹤在龙川围城两月,这位副总兵得找事儿干啊,敲诈勒索城内富商,弄来了许多银子。然后,又挪用军队的运粮船,给自己运送财货,这种公器私用的事情很常见。

    特别是南明小朝廷时期,大量文官举家南迁,无数财富可怎么运走啊?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最牛逼的那些文官,直接动用军舰,动用民夫部队,为自己转运家中财宝。而他们身后,就是追来的清军,那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此时此刻,施王政暴跳如雷,他在龙川弄来几千两白银,全程让心腹睡在船上押运。

    那个混账心腹,正是他的亲侄子,昨晚却趁夜开船跑了!

    愤怒之人,不止施王政一个,显然还有将领在公器私用,同样在用运粮船捎带财货。

    为了止损,将领们要求卸货,让民夫抬着财货在岸上走,重新把辎重粮食搬回船上。就算逃跑,民夫也没法带走太多,不像船只逃跑就啥都没了。

    沈犹龙怒极,把将领们叫来,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都什么时候了,尔等还贪财至斯。把你们的银子拿出来,每人捐出一百两,我要再给士卒增发行饷!”

    也只能这样惩罚,板子轻轻落下,马上就要打仗了,沈犹龙不敢得罪武将。

    明末武将,确实地位低,同时又嚣张跋扈。

    六品武官,就敢穿一品便服,大摇大摆从文官面前走过,文官还只能对此视而不见。

    “杀!”

    走着走着,前方山中,突然传出喊杀声。

    “停止行军!”

    “列阵,列阵,不要慌乱!”

    片刻之后,只见几个搜山队,被五百大同伏兵杀回来,派出去探路的二十多人,被大同军的伏兵弄死十八个。

    沈犹龙快被逼疯了,这一百多里路,全得沿着河岸走,而东江两岸全是山岭,任何一段路都有可能被埋伏。

    费如鹤只需派出五百兵,沿途不断制造恐慌。

    官兵多派些进山,五百大同兵立即就跑。官兵一旦松懈,假埋伏就可能变成真埋伏。

    这些官兵将士,已经快被搞成神经衰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