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 第613章 衔尾蛇
    雷曼之前也看过不少穿梭时空的故事,主人公在回到过去之后只有雄心壮志而没有一丝的慌张,但是他现在只觉得慌张而没有一点雄心壮志---时间在此刻化作一个圆环,如同大圣脑袋上的紧箍一样牢牢的套在他的精神上:

    如果他真的取代了亚顿,或者说,历史上从这个节点开始的亚顿真的就是他的话,那么他的责任不是一般的重大---确保奈拉奇姆的出逃,教导奈拉奇姆如何使用虚空灵能,种种大事,但凡有一点搞砸了,历史都会……..

    不,或许历史不会,过去无法被改变,那么无论做什么历史都会修正才对,不,如果是这样的话,奸奇为什么要坚持打开时空通道,一瞬间,纷乱的思绪让雷曼咆哮了出来:

    “不!!!”

    雷曼说“不”是因为他所想的,但是他这失态的行为落到最高议会,尤其是尼罗纱的眼睛里,意义就不一样了,看到亚顿这样失态,最高议会顿时放心了很多---在他们看来,亚顿还是很忠诚的嘛;而尼罗纱也放心了一些,雷曼这样自然的感情爆发也泄露了一些真实的情感,尼罗纱顿时也觉得亚顿是忠心耿耿的。

    不过,尼罗纱考虑的又更深层了一点---亚顿如此忠诚,那么历史上亚顿的转变又是怎么回事?这样想着,尼罗纱潜意识里已经把亚顿有可能被附身了这一点给几乎排除掉了。

    “这不可能!”

    雷曼咆哮到,但是在他咆哮出这句话以后,最近这些年的锻炼就让他迅速冷静了下来,被卷入历史的漩涡之中是件很让人焦虑烦躁的事情,但是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像做数学题一样,一步一步,一点一点的解开问题,雷曼脑中猛的闪过一句话:

    【解决问题要有一分为二的精神】

    他迅速的冷静了下来,借助着这股情绪把话,按照亚顿会说的方式说了下去:

    “他们这么做究竟是想达成什么目的?把整个族群弄得倒退几千年么?!那时候我们不比森林里的野兽好多少啊!这简直不能再糟糕了!他们也知道卡拉对咱们有多重要,这是我们最重要的成就,我们的救赎,为什么他们会想毁灭普罗托斯的救赎?!”

    谈话的艺术之一,就是在你不知道怎么应付对方的套路的时候,采取【重复】策略,这就是有些人在说话的时候会重复对方说的话的原因,通过说出【所以你想如何如何对么】,给自己争取了时间;重复的另一种形式,就是不要重复对方的话,而重复对方的情感,换句话说,就是【顺着对方说】,这样往往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雷曼就是在这样做,他是毫不怀疑最高议会是讨厌那些“叛徒”的,所以顺着他们的情绪表现的义愤填膺,让其他几个长老同样发出无意义的破口大骂,是最能拖延时间的策略。

    长老们确实是中了雷曼话术上的全套,就像顺着这种情绪也骂上几句,但是被尼罗纱占据躯壳的科塔努可没有真正对奈拉奇姆的愤怒,也就不会中话术的圈套,只见他将手一挥,制止了其他长老的愤怒之后,说出了一句让雷曼差点眼前发黑的话:

    “你想不想亲自问问这些叛逆?”

    尼罗纱这一说,其他长老被雷曼掀起来的情绪瞬间就冷却下去了,他们想起来了,确实,把亚顿喊来是来办事的,一起跟着他骂人虽然好像也很爽,但是办不成事啊,还是赶紧办事吧。

    长老们冷静了,雷曼差点眼前发黑,他是没想到,最高议会感情是已经抓了一批了?他们这是抓到了谁?

    维特拉斯默不作声,他侧过头去看着他的挚友亚顿,对于亚顿陷入沉默表示同情与理解,他知道亚顿比任何人都爱自己的人民和国家,听说有叛逆,对于他来说可能是最深的伤害了,于是他向亚顿发出了一道安抚的心灵波。

    这让雷曼再度冷静了下来,他抬起头来看着最高议会回答到:

    “是的,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我很乐意亲自和这样一个叛逆聊一聊,听听看对方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回答出乎了长老们的意料,他们没料到亚顿会是这个反应,他们以为亚顿不会想和叛逆有任何交流,应当是一个“还有什么可说的,推出去砍了”的态度,一时间,卡拉之中尽是最高议会的长老们的低语。

    维特拉斯站在亚顿身边,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惊讶---他太理解他这位老朋友了,公正客观已经深深的刻印进了他的灵魂,他知道,他的朋友亚顿会公正客观的审判一切,保护所有的星灵。

    尼罗纱一时间又有点困惑,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亚顿突然从激动无比的不理解那些叛逆这么一个状态,迅速的又切到了这么一个理性冷静的状态---科塔努的记忆中只有亚顿的顺从,最高议会的长老从来就不屑于了解下面的星灵的真正想法和为人,这种傲慢带来的缺失成了尼罗纱判断分析的链条中最脆弱的一环。

    尼罗纱觉得有些混乱,在混乱中,她还没来得及行动,其他长老已经对站在门口的守卫下达了命令---带被俘的叛逆上来。

    于是守卫离开了一下,然后带来了一个叛逆,维特拉斯好奇的看着叛逆,他以为带上来的会是一个到处咆哮,狂热不能自控的,异常危险的疯子,但是眼前这个……..怎么看着都不像是个叛逆啊……

    维特拉斯觉得好奇,现在是亚顿的雷曼就是觉得无奈了---被带上来的星灵是个女性,身材对于星灵来说可以用娇弱来形容,整个人状态看起来相当的虚弱,但是头却抬的高高的,雷曼仔细看了看这位女星灵,只觉得无奈接着一阵恍惚。

    因为被带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记忆中那个苍老睿智的老族长---拉纱格尔,时空的另一端拉纱格尔苍老的容颜和眼前年轻的面孔交错在一起,让雷曼觉得仿佛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他恍惚了一下,然后才注意到拉纱格尔的状态是真的很虚弱,仿佛很久没有补充能量。

    对于一个星灵来说,唯一的隔绝他们进食补充营养的方法就是隔绝日光月光星光任何形式的宇宙辐射,换句话说,就是---关的不见天日,想到拉纱格尔受到这样的待遇,受过拉纱格尔恩惠的雷曼心中涌起一丝淡淡的不悦。

    因为他一直凝视着拉纱格尔的关系,这种不悦理所应当的被年轻的拉纱格尔理解为针对她的不悦,所以年轻的叛逆者也一梗脖子,跟雷曼冷酷对眼起来了。

    看到拉纱格尔这样,雷曼心中无奈了一下---无奈归无奈,戏还要继续演下去,于是他看了看长老团,问:

    “这就是叛逆?”

    “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迷惑,执行官,”有长老回应到,“她很强,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弱。”

    接下来,雷曼觉得有点犯难---亚顿比此时的拉纱格尔年长,是长者,地位还高,在星灵这个重视礼仪的社会里,这样位高权重的长辈和晚辈说话要采取什么姿态,他可是有点摸不着门路,不过忽然,他脑子里闪过拉纱格尔在教导他的时候的说话方式,于是…….

    “孩子,告诉我,”雷曼慈祥的对拉纱格尔说,“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回应雷曼的,是拉纱格尔发来的一束情感灵能波,这里面全是一种年轻人对长辈的那种不耐烦和瞧不起混合在一起的烦躁……就像当年雷曼在沙库拉斯被拉纱格尔教训的时候产生的灵能波一样,在用这样的灵能波糊了雷曼一脸以后,拉纱格尔平静的回答到:

    “我说了有什么用呢,你听不进去,也不会理解的。”

    “对于你这样的异端,不需要理解!!!”一名长老暴怒到。

    这时候,尼罗纱看到了机会,她发声了:

    “说的也有道理,对于异端有什么可说的?!”

    说到这,尼罗纱给了守卫一个暗示一般的灵能波,就好像人类甩了一个眼神一样,守卫看拉纱格尔的眼神顿时不善起来---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就摆了出来,尼罗纱是想,要是能在这就把拉纱格尔砍了,那就……..

    雷曼察觉了气氛的变化,他不知道为什么科塔努忽然就摆出一副要动手的架势,就要把断案变成断头,不过他也知道他得阻止这一切,于是他猛的举起手,严肃的说:

    “你们让我和她谈谈,那就让我和她谈谈!”

    亚顿的威望震慑住了卫兵,这声色俱厉的一句话,也让狂热的长老团平静了下来,尼罗纱再度陷入困惑,而拉纱格尔也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亚顿,她也不是很理解,为什么眼前的传奇英雄对她如此的…..友善。

    雷曼站在那里,过了一会,他向着拉纱格尔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