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修升级之路 > 第七百二十七章 酆都北阴大帝
    “施主!施主!郭施主啊你可不能有事儿啊,我还指着你吃饭呢,你死了我吃谁的去啊!”

    大洞之中,胖和尚依旧在晃悠着我的肩膀,不过可能也是看出我只是昏迷不至于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激动情绪也慢慢平缓了,所说的话,也开始越来越不靠谱了……

    “我去你,大爷的。”

    “哎?”胖和尚当时吓了一跳,差点一把把我扔出去,但马上反应过来,又抓住了我,喜笑颜开的:“郭施主,你醒了!”

    “亏得我醒了,不醒你是不是还得把我的肉给吃了。”我迷糊着双眼,嘟囔着说道。

    “哎——那哪能呢?什么吃不吃的,佛爷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胖和尚立刻做出一脸正气的模样,看似大义凛然的说道,拍着自己的胸口,反引得自己的大肚子一颤一颤的,肥肉乱甩……

    而另一边,老蛤蟆也早已“下马”,坐在一旁,看着我们两个,牛头马面在旁站立,等待命令。

    而就在这时,大坑之侧,黑气一闪,先出来一道身影,正是那崔珏崔判官!

    “你……”

    我的目光越过胖和尚看向了他,虚弱的呢喃着。

    “你!是你!”胖和尚一回头,看见了崔判官,立刻大喊大叫起来,随后又转回头来,跟我说:“郭施主我告诉你啊,就是这货,对,就这货,就是他让那火海去烧你的,就这逼,你揍他啊!”

    坑边上,崔判官听着这胖和尚大声密谋,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怎么还打起小报告了呢?”

    说完,又对我喊道:“如果你觉得我要杀你,就尽管来找我寻仇吧,如果你不这么认为,那就听我说一句,北阴大帝有请!请跟我来!”

    “郭施主,你别听他的,这货没啥好心眼子。”胖和尚立刻提醒我道,依旧是大声密谋,在场全体连判官带牛头马面,全听了个一清二楚。

    “行了行了,没关系,我去。”我拍了拍胖和尚的手,示意他松开手,撑着地站了起来,喘了几口粗气,伸手在胸口点了一下,解开了自己的封印。

    嘶——

    就这一瞬间!失去的法力骤然传了回来,一股熟悉的力量感登时灌满我的全身,让我险些舒服的喊出来。

    虽然老国师说了,混沌之体的力量比这种法力要强得多,但是这就和段军长的灵力一样,现在这个世界,根本不足以支撑这种力量。

    如果我用这股力量来单纯的防御和保护,这倒是可以,但是如果发动攻击,必然会引得这个世界出现溃崩!

    我现在才算是理解了段擎天的苦闷了,空有一身超出常人的修为能力,却因为客观的条件不能使用,怎能用“憋屈”二字形容的了啊……

    而且我还好,只是有这种力量,倒还有一般的法力可以使用。而段军长,可是全身的法力都变成了灵力,除非这个世界灵力再次充盈起来,否则,这辈子是出不了手了。

    我喘了几口气,定了定神,这才看向了崔判官,眼神坚定:“带路吧,我去。”

    “好,请随我来。”崔判官淡淡的笑着,突然一挥手,一道黑气闪过,我眼前一黑,紧接着再睁眼,眼前,已经变了一个场景。

    “不是你们冥界的人都这么走道的吗?就非得一闪一闪的是怎么得?不知道遛弯的乐趣吗?”

    我脚下晃悠了两步,缓了口气说道,身边,站着崔判官,一脸的笑意,面前,是一座大殿,看殿门可比森罗殿大气多了。

    “这是北阴大帝的宫殿?”我问。

    “是。”

    “帝君就在里面?”

    “是。”

    “我这就进去?”

    “可以。”

    “不会有人拦阻吧。”

    “帝君既然叫你来,自然会撤去罗酆六天,不会为难你的。”

    “那就好,不过……”我皱着眉,转头看向他,探着脑袋去看他偷笑的表情,阴阴的说道:“你为什么一直在笑?”

    “因为,呵,我还真没见过一个神仙的真身,是这个模样的……”崔判官说着,终于忍不住笑意,笑出了声来。

    “真身?我就是个人啊,哪来的真身?我……”

    我听了崔判官的话,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但马上,我就知道了,他到底为什么在笑了……

    此时的我,浑身上下全是碎布条子,碎布条子都高抬这一身的零部件了,简直就是碎布片!仅有少数的还挂在身上,其余的几乎全掉了,与其说是一身破烂楼搜乞丐装,倒不如说我就是捡了两条布条挂肩膀头子上了。

    而最关键的,是因为衣服的破烂,而露出的我的身体。

    我的身上,千沟万壑的,有着无数的刀口!虽然伤口愈合,但是那痕迹却是清晰无比,浑身上下像个大拼图似的,全景大,但是碎片十分的小!

    我这一身刀痕套刀痕,伤疤环伤疤,直接搁我身上写起了鬼画符,横竖撇折捺全有,有的甚至是直接好几道口子都覆盖在一起了,可谓千奇百怪,悲惨无比。

    “我去——!”

    我看着这一身的伤,立刻就惊呼了出来,也顾不得这里到底是哪里了,急忙就要去治疗,结果却发现,根本就没用。

    不是治不好的那种没用,而是无处可治的那种没用!

    就好像我的身体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这些刀痕就应该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而不是伤病,无法消除。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看着一身的鬼画符,呆呆地望向崔判官,后者,已经笑得收都收不住了……

    “你别笑了!解释解释啊!”我看着他这模样,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

    而崔判官,则是又笑了一会儿,这才终于收住了笑容,向我解释道:“难道你不知道,不管是神是仙,在成为神仙的那一刹那,他是什么样子,就会永远的变成什么样子,也就是他的真身吗?”

    “真……是这个意思啊,那也就是说,我,我要一直保持着这个形象了?!”

    我之前确实有听过这个传说,但是一直没放在心上,也没往这方面去想。地仙在被封神榜册封的时候,以及突破天仙的时候,那一刻的模样,就是以后的模样。

    因为成了仙,便要舍弃肉体凡胎,可以说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人了,但是成了神仙以后,总要有个形象,和人一样,再怎么化妆易容整形,也得有个本来面目吧。

    于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是谁定的规矩,在他们脱离肉体凡胎的那一刻,是什么样子,以后的真身,就是什么样子。

    而我,很不幸,在渡雷劫、升天仙之前,刚刚经历了刀山,身上被千刀万刃给砍了个一塌糊涂!

    于是,这副模样,便得永久成为我的真身了……

    “我,丢,你,老,母,啊!”

    我想着这个事实,满脑子的羊驼神兽,一字一顿的骂着人。

    这东西,真特么是没经历过不知道啊。

    “其实,其实也没事儿。”崔判官看我这幅样子,笑意再次增加了,强忍着笑对我说道。

    “啊?”

    “你变化一个模样不就好了吗?不过可能要一直维持着变化之术了。”

    “我……擦!也只能如此了。”

    我叹了口气,心念一动,变成了我之前的模样,身上立刻好看了不少。

    看着我这细皮嫩肉的身体,我的心情终于是好了几分。

    “不是我说这就没办法改了吗?”

    “倒是有,如果成了圣人,便有可能改变自己的真身,不过那应该又是一个不短的过程了……”崔判官说着,笑着摇着头。

    “估计我也是这世上最倒霉的一个了,摊上了这么个事儿,不是你让我闯什么刀山啊?不闯刀山不就没这事儿了!还有,你为什么要用火海烧我?!”

    “那自然是帝君的吩咐。”

    “北阴大帝?好吧,我也不问你了,大帝就在这殿内对吧。”

    “当然。”

    “那就好。”

    我瞥了他一眼,不再跟他废话,直接径直走向了殿门,伸手推开,走了进去,一转身又把门关上了,殿内,登时亮起灯来。

    复古的钉墙灯,罩着纱罩,里面是绿色的幽冥之火,照亮着这幽冥之路。

    低头看去,地上是青灰色的石砖,似乎还有血迹沾染,两侧还有好像下水道一样的长长的凹槽,但里面却不是污水,而是鲜血。

    向上看,周围石柱上雕刻着的是厉鬼凶神,两侧各有巨大的石像,面前不远处,还有一扇门。

    还不等我再往前走,突然,又有一人,只是虚影一晃,立刻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免去表情,好像冰块一样:“跟我走吧。”

    “是。”

    我答应一声,跟在了他的身后。

    这人,就算不是罗酆六天,也肯定是北阴大帝的亲信,而且看态度还挺横,还是客气点儿吧,也不敢多说话,就这么默默地跟着他,穿过二门,又走过了几道走廊,过了几个门,最终,来到了一扇看起来十分大气的殿门前。

    “请进吧。”那人走到了这里,停下了脚步,站到门侧,如护卫一般。

    “帝君在这里?”

    “是。”

    “……好吧。”

    我也不跟他多说话了,眨了几下眼,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定下神伸手推开了大门,面前,立刻出现了一个高台,一张书案,书案后是一把龙椅!

    龙椅上,坐着一个高大的巨人,头顶帝王冠,身穿金龙袍,五柳长髯,面色威严,正是之前我所有过一面之缘的冥界之主!

    酆都北阴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