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你敢carry就分手[王者] > 39.19/4/2
    荣耀3V3的情侣攻防战中, 选手的段位最低要求都在王者二十星以上。

    沈忆柒和乾司锐目前一百多星,竹笛也有五十来星,在外人看来这已经是强强联手形同队名的大魔王队伍了, 打个名不经传的CCTJ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但事实上, 他们打得很艰难。

    因为第二条暴君丢了!

    那波团战的败北, 不止让他们被杀回了泉水,连外塔都被对面拔除了一座, 优势的丧失让局面几乎一片倒。

    随着对方推塔能力的提升, 沈忆柒他们还不得不转攻为守。而己方伤害的降低让他们处境一点一点的变劣势。

    沈忆柒有些急躁地在二塔下走来走去, 她说:“锐锐我们打吧?不能再被动下去了!”

    乾司锐没同意, 只轻声问他道:“等对面暴君buff过去后,你觉得我们团赢对面的概率有多少?”

    沈忆柒沉默着,情绪有点低靡道, “一半一半吧……”

    对面貂蝉不知道为什么在复制她的走位, 有点烦, 加上盾山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格挡, 更烦!而锐锐的伤害还不足以carry全场, 她要是起不来,队伍就输了,还是输在她手里的!

    这多糟心啊!

    乾司锐内心叹了一口气,他没见过柒壹状态差的样子,之前遇到的逆风局他都是越挫越勇憋着一股劲搞回对面的。可能是因为每次队伍的逆风点都不在他身上?又或者不是太在意排位赛的输赢?总之他现在发挥不稳定, 有种急着想拿回优势的感觉。

    因为野区抢龙的那波团战, 柒壹过于自信, 还没找好站位就被对面三个大招强行带走了,打完后对面又迅速风筝他跟竹笛。在敌方有貂蝉我方没有的情况下他跟竹笛完全处于劣势,丢了龙,局面也因此而大逆转。

    而团战过后依旧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对面在玩复制流打法。

    他们每次跟对面交战,只要不能一波带走的,下一波对面就有样学样如法炮制,用他们的玩法来对付他们,讲真的,这有点恶心,学习能力也有点变态了。

    再者,盾山的360度无死角的格挡和敌方全队的优先针对让柒壹的貂蝉输出一度低迷。

    他一个真伤吕布倒是可以先击飞盾山,但他是中后期英雄,现在的伤害并不能carry战场,而且对面的吕布也不是死的……

    处境艰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乾司锐压下心里的思虑,鼓励队友道:“没事的柒壹,至少我们还有一半的把握。等会我帮你分走盾山,你的压力就没有那么大了,还能打。”

    沈忆柒:“也许吧,对面貂蝉在学我走位你发现没有?她为什么能那么快学会?我跟她又不熟!”

    乾司锐:“复制流打法就是这样的。前期跟泥鳅一样找你打架摸套路但不硬上,等心里有底了中后期就崛起了。”

    [111111锐锐这么说,我他妈好像知道CCTJ是谁了!]

    [我也猜到了……南笙萧哥的貂蝉、皖殿的盾山、东不落的吕布?]

    [get!]

    [雾草,这都谁?]

    [3区大神榜上的风云人物,好像还是柒壹的好友!]

    [是好友,我看过他们给柒壹发消息]

    [这这这得多难受啊!昔日好友改头换面只为了专注搞柒壹?]

    [傻批,这是比赛!都是奔着奖金去的谁跟你讲情面了?再说是系统匹配到的队伍,难道因为是游戏好友就放水?]

    [这才是真的扮猪吃老虎,柒壹应该跟他们一样换个ID参赛的,对面肯定早就认出她来了]

    沈忆柒纵横峡谷多年,第一次遇到这么流氓的打法!

    她不得不问一句:

    [全部]貂蝉(柒壹):【卡卡西的写轮眼多少钱?】

    乾司锐:“……”这个比赛为什么要开放交流频道。

    [全部]貂蝉(唯我):【无价的兄dei】

    [全部]吕布(独尊):【嘻嘻嘻你好啊朋友?】

    [全部]盾山(永不败):【对不起啦么么哒~】

    “呃啊!!锐锐我,我特喵,你给我弄死盾山!我要教对面貂蝉做人!”沈忆柒哪里还顾得上低靡,招呼一直自责的竹笛道:“弟弟你跟好你锐哥,把对面那个变态给我拦住了!听见没有?往死里拦,拦不住我就带你一起上青铜!”

    竹笛立刻振作起来道,“是!哥我这次一定能拦住盾山洗刷耻辱!”

    “别胡说,你有什么好耻辱的?我都还没有耻辱,不就是死了三次吗?死三十次我都不怕!”

    乾司锐提醒他道:“如果你要一打二,那你必须要带走一个,不然我跟竹笛即使杀了盾山也守不住。”

    沈忆柒思考了三秒,很肯定地应了下来。

    [拜托大哥,经济相当的情况下你跟我说一打二?!]

    [锐锐你怎么突然就被柒壹洗脑了?拦着她别让她浪啊!]

    [输了输了,赔我的豆,我居然会买你们赢!]

    [平时排位赛就算啦,没想到正式比赛你也这么浪,啧啧这水平也就只能当个小主播了]

    [说尼玛呢说?战局结束了吗?柒宝逼你们看了吗?]

    [别搞得像职业赛一样严肃行不行,这比赛主要是响应情人节氛围的,搁这上纲上线不搞笑么?]

    对面已经很胸有成竹了,带着兵线上来想要强行开团。

    竹笛率先出塔应战,乾司锐跟在他身后划动着手里的方天画戟。

    等他们打起来后,沈忆柒才绕后进场。CCTJ的貂蝉时刻警惕着她的动向,见她过来率先一个普攻a了过去,她早就学乖了,坚决不先开技能!

    两人半肉装,开着大在圈子里互相跳等边三角形,场面一度很梦幻。

    “我就不信,你能比我,厉,害!”沈忆柒咬着牙,一转身跳到不远处的吕布身后吸了点血,再跳到没有一技能的盾山身后,回到队友身边说:“妈耶锐锐,我差点又死了!”

    [哈哈哈哈你是我见过放完狠话跑得最快的主播]

    [对面的技能命中率越来越高了]

    [唉……]

    乾司锐:“先撤退,缓一波。”

    “好。”沈忆柒还没有回到塔下,CCTJ的吕布一个大招封了她的退路。

    沈忆柒被击飞了一秒,还没有落地又被闪现过来的盾山持盾往外推。

    “我我我我敲你马!”

    “呃啊!!我们跟你们拼了!!!”

    “王八蛋就搞我,你们就他喵的搞我!我难道是三个人里最菜的吗?!”

    “第一场就给我送这些变态,信不信我摁死你们反败为胜?!”

    [不信……]

    [不可能的!]

    [惨呐柒壹]

    沈忆柒大招都还没有恢复,刚被盾山推出来就受到了貂蝉的法术洗礼,那血条就跟纸糊的一样,在四面八方技能里摇摇欲坠。

    她拼死挣扎道:

    “你们可以杀死我的肉体,但永远抹杀不了我的灵魂!”

    “这把输了算我的,下一把别让我遇到你!”

    “CCTJ我沈忆柒记住你们了!我记住你们了!记住了!”

    竹笛看不下去了,啊啊啊的尖叫着交闪冲到CCTJ的貂蝉脸上把她抱开,然后挡在她面前击退击退击退,“你他妈的不准再打我哥!!有本事就打我!就你们有盾山吗!我他妈也是盾山啊!比我厉害不代表我是废物!我去你妈的!”

    此时此刻的乾司锐,大脑空白了一瞬。队友突然间都疯了?所以为什么总是逼他舍命陪疯子……

    他跟着加入战局,大招落地击飞盾山和吕布,武器附魔三百六十度横扫!

    沈忆柒跳二吃掉吕布的方天画戟,从他身上吸下一口血奶自己,看见了希望的曙光道:“弟弟啊!一定要拦住了!我马上就好!马上!就好起来了!”

    系统:【柒壹】击杀了【吕布】

    系统:【阿锐】击杀了【盾山】

    沈忆柒残血猛地回头,盯着对面貂蝉发出了狞笑声,“来人!发起进攻!进攻敌方貂蝉!三打一!如果还打不过我就直播啃键盘!”

    [来了!传中的flag!]

    [CCTJ快三杀!他们都残血了!]

    [别别别冲动啊柒宝!]

    乾司锐对此只淡漠地说了声:“你再死我就送。”

    沈忆柒脚步一转,果断回塔下嗑小药疗伤,叹气道:“锐锐啊你刚才还很支持我的。”

    乾司锐:“那要看你做的是什么沙雕决定。”

    没人关爱的竹笛,自己照顾着自己,艰难地脱战,一步步地走回泉水说:“哥,我爱梦魇之牙,梦魇之牙使我幸福!”

    沈忆柒嫌弃道:“我不爱梦魇之牙,梦魇之牙使我地中海贫血!”

    [哈哈哈哈地中海贫血哈哈哈]

    [你不是贫血你是贫嘴XD]

    [这就好起来了呀!]

    [加油鸭柒壹~]

    乾司锐从泉水补满状态出来,请求集合道:“都过来拿龙,再丢这把就不用玩了。”

    “那必不可能丢,之前是意外。”沈忆柒跟在乾司锐身后去往野区,落到最后的竹笛使劲追赶:“等等我啊哥,让我走前面探路!”

    沈忆柒让他走前面道:“没事的,对面都死两个了,剩下一个貂蝉要是还敢过来抢龙,那也太看不起我了。”

    “她可能会选择带线,你回去吗柒壹?”乾司锐未雨绸缪道。

    “嗯——好吧。”她抽身离开龙坑。

    乾司锐察觉她似乎不想跟貂蝉对打,又改口道:“算了,我跟竹笛去吧,你来拿龙。”对面还有二十三秒才复活,即使过来了也不碍事。

    沈忆柒不太确定道:“真的吗?貂蝉打吕布很好打的哦。 ”

    “那是因为他没遇到我的吕布。”乾司锐带着竹笛回中路。

    “嘿嘿~”沈忆柒终于有笑容了,坦白承认说:“我确实不想跟对面貂蝉互相起舞,她老是瞎几把走位未仆先知让我空二,我不喜欢空技能,一个也不行。”

    乾司锐:想想你以前让我空了多少个技能,现在终于知道痛了吗?

    竹笛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哥,你带上我,我们二挑一也不行吗?”

    沈忆柒打着龙说:“行是行但没必要,我对对面貂蝉有生理上的厌恶,不是说我打不赢她你懂吧。她学我走位揣摩我心思,我不喜欢这种阴险小人!所以还是交给你锐哥对付吧,你好好跟你锐哥混,比跟我混有前途多了。”

    乾司锐道:“别废话了,赶紧拿下暴君给我提升一下伤害。”

    沈忆柒咦了声:“锐锐,我们这才第二条龙,第二条龙是提升推塔能力的,想要提升伤害,要等九十秒后的第三条龙才行。”

    乾司锐闻言看了眼上方的暴君记数。

    他们这边三个格子才亮了一个格子,对面三个格子已经亮了两个。

    如果被对面拿下第三条暴君,他们就会在短时间内提升巨额的伤害,到时肯定会一鼓作气推上来,所以九十秒后第三条暴君的归属权又成了关键点,绝对不能放!

    兵线已经被貂蝉带进二塔了,乾司锐清理了两下忽然意识到不对劲,她人呢?

    乾司锐将目光投向龙坑,顾不上拉伸小地图就催促竹笛道:“竹笛快去你哥那里!柒壹你小心点周围!”

    竹笛火速赶回野区。

    沈忆柒为了尽快拿龙,早就开了大招在里面跳来跳去,结果大招刚消失,墙的另一头就突然蹿出来一个貂蝉。

    “我真的服了!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我求求你了去搞搞我方吕布行不行!”

    乾司锐:“????”

    竹笛:“哥你稍微撤退一下我来了!”

    沈忆柒说:“我退不了,她吃了我的加速鞋子,怪不得她能来得这么快!”

    “呵,我没大招又怎么样,你一开大我就跑!来啊,来追我啊!我他妈,她打我龙!”

    [哈哈哈哈沙雕她肯定是选择拿龙啊!]

    [丢了丢了又要丢龙了]

    [柒壹今天怎么回事?感觉状态不太好啊]

    [这才是他的真实水平!平时打荣耀局天天带着低星的辅助拉分,我早就想说他了!现在跟大神榜上的玩家一对打,原形毕露,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吹嘘自己厉害[略略略]]

    [真是业内常态,一不carry就被喷]

    沈忆柒心想不行,这条龙真的不能丢!

    她上前骚扰,跟正在赶来的乾司锐道:“锐锐,如果我拿到龙死了,你有把握守住等我复活吗?”

    乾司锐蹙眉,让对面拿满三条龙他们肯定是团不过的,但柒壹为了拿龙等复活,他们缺少一员的情况下,对面绝对会发起进攻。

    其实……

    “拿不拿,都一样。”

    “那你们都别过来了,我会——拿、到、的!”沈忆柒在没有大招的情况下,过去骚扰有大招的貂蝉惩击拿下了暴君。

    失去目标的貂蝉立刻矛头调转,将所有伤害都糊到沈忆柒身上。

    竹笛看着他哥逐渐见底的血量面上慌的一批,别别别死啊哥!

    系统:【貂蝉】击杀了【柒壹】

    沈忆柒唉了声,又打起精神道:“还好,先守一波吧,实在不行就放掉外塔,等我复活,问题不大。”

    乾司锐:“嗯。”也只能这样了。

    可他们想守,CCTJ却想攻。

    三个满状态的大汉集合在一起,向他们发起了团战信号!

    乾司锐不敌,带着竹笛放掉外塔退回水晶,CCTJ却还不满足,继续往前压,最后不惜越塔!

    三打二,乾司锐实在清不了盾山身后的兵,竹笛分身乏术,挡住了吕布却挡不了貂蝉,只能看着她一下一下的点掉他们家水晶!

    海选第一场:大魔王队败北CCTJ。

    [666666记住别当人!]

    [主播脸疼吗?]

    [CCTJ的貂蝉:听说你想摸清了我的底细想把我打到挂机?]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六分钟结束CCTJ?]

    [这暴君拿了有啥卵用?]

    [团灭发动机]

    [菜呀柒壹君!]

    沈忆柒叹了一口气,返回游戏大厅看见弹幕,这一看还不如不看呢!

    她啧了声,心想这都是什么魔鬼观众啊,就不能稍微给她点面子吗?

    竹笛以为他大哥是因为输掉第一场比赛才这么烦,内疚地揽锅道:“对不起哥,是我没打好,如果我技能卡好一点,就不会丢掉前期优势了……”这种局真得好难打呀!

    “嗝弟弟你别闹,没看见嗝对面搞我吗,是嗝我没有发挥好,不嗝然早赢了。”

    乾司锐皱眉道:“你怎么了?”

    “喝了口汽水儿就,就”沈忆柒捂嘴把嗝闷下去道:“打嗝了。”

    乾司锐松了一口气, “行了竹笛,你看你哥都还有心情喝汽水,没人怪你。要怪就怪你哥太招人厌了,而且说起来,也是我没及时反应过来对面的打法。”

    沈忆柒按压指甲旁边的少商穴道:“锐锐你就睁眼说瞎话吧,我明明是惹人爱,谁会讨厌我?谁?谁!请站起来嗦发。”

    乾司锐顺毛道:“行行行,你最惹人爱,没人讨厌你,你还打嗝吗?”

    沈忆柒:“正按着少商穴呢,马上就不打了。”

    乾司锐小声道:“知道的还挺多。”他刚告诉他这个方法的。

    “那是,我哥的脑子都不是人脑,他什么都知道,这是他以前教我的方法,每次打嗝按半分钟左右就不打啦。”

    乾司锐破颜失笑,“你哥知道你这样夸他吗?”

    “知道,他都已经习惯了。来来来快进来,我不信第二把还会输!”

    竹笛进队道:“哥,如果真输了怎么办啊?”

    沈忆柒:“接着输第三场呗。”

    乾司锐:“有道理。”

    竹笛:“…………”别这样啊哥哥们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