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奶奶愣了会,适才想起来她刚才请求集合的时候手机上方好像跳出过什么提示?

    哎呀!耽误事儿了呀!

    沈忆柒把手机放在桌上,手指按上键盘操纵着程咬金离开泉水道:“婆,莫事儿,你已经带走了干将莫邪,干得十分漂亮,我们这波稳赚!”

    沈奶奶伸手拿过手机检查了下说:“不可能哒,我看你直播的时候我还有百分之一半的电量呢,怎么这么快就莫得电了呀?”

    沈忆柒去边路带线,听着奶奶的话哦哟了声,“那肯定是没电啦,我都开播多久了啊,没事儿哈,等我打完这把我们就去睡觉,你就看着我怎么锤爆对面防御塔吧。”

    “那明天你还陪我玩儿嘛?”沈奶奶确定手机没电后就拿在手里,看着沈忆柒和队友四一分带攻上对面的水晶。

    干将莫邪还没复活,沈忆柒也没给他复活的时间,风骚走位以身抗伤,无限A着对面水晶道:“陪啊,咋不陪嘞?”

    沈奶奶闻言安心了,起身慢慢地往外走,习惯性地叮嘱沈忆柒道:“妹妹早点睡咯,熬夜要不得诶,今天再不睡哦我就告诉你爹,你爹知道啦肯定让哥哥关你网络,没有网络哦你就莫得游戏玩了,莫得游戏玩你就出门玩,你出门玩就乱吃东西,乱吃东西回来你娘又得揍你嘞。”

    [emmm……主播这是未成年??]

    [柒总说过她今年二十岁大专毕业的!]

    [从奶奶话中我明白了,柒壹君这是位于她家食物链的最末端啊[点烟]]

    [阔怜见的,怕爹怕娘还有个哥哥在上头压着[笑哭]]

    [简而概之,不睡觉=挨娘揍]

    沈忆柒被老人家当着千来名观众的面唠叨也不生气,好声应着,目送奶奶出去后她才切到直播间说:“听到了吧?我要早点睡了,不然我哥又找着机会对我的网络下手,他计算机专业出身的,能远程锁我电脑程序,更别提无限加密更改家里WIFI密码这些小事了!反正从小到大他打不过我,我也玩不赢他,大家就早点休息吧,晚安晚安,明儿见。”

    沈忆柒关了电脑去厨房,用保温杯装了半瓶温开水送到奶奶的床头桌上,替她掖了掖被角,看见在床边充电的手机,一把拔掉说:“婆,我把手机拿到客厅充电哦,你要有事就按一下床头的按钮,晓得吧?”

    “好哦,我晓得嘞。”

    这是她和他哥装的“警报器”,只要奶奶这边一按,感应器的另一端,也就是她和她哥还有爸妈的房间就会发出声音,这样他们就能及时醒来过来照看了。

    虽说目前奶奶身体不错,但老人家嘛,防个万一也是好的。

    沈忆柒在客厅给奶奶的手机充电,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抬头一看,是哥哥沈忆时和爸妈回来了。

    沈父沈母老两口在金融中心开了家《时柒》甜品店,人流量大,回头客多,平时工作日忙,节假日更忙,哪怕请了四个服务员也经常忙到十点多才回来。

    她哥哥沈忆时则在金融大厦里的一家游戏公司上班,负责开发软件什么的吧,她不太懂,反正是加班狗一个。

    总结下来,家里就她跟她阿婆两个闲人。

    沈父在玄关换着鞋子问道,“妹妹吃饭了吗?婆婆睡了没?”

    “睡了,刚睡的。”沈忆柒去厨房给他们倒水。

    沈母则更关心女儿多一点,问她中午跟晚上吃了什么,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因为女儿没有味觉这个病导致沈母在她饮食方面上把控的很严。

    对于妈妈每天都问的问题,沈忆柒没有丝毫不耐烦,老老实实地回答她中午吃了胡萝卜炒蛋,晚上吃了手撕包菜和盐焗鸡。

    沈母听完放心地接过她递来的水,喝了两口又念叨道:“这都十一点了呀,你阿婆都睡了你咋还不睡?不好好睡觉怎么养身体?你就是太晚睡觉才不长肉的!”

    考过跆拳道1级红带加黑杠的沈忆柒,对养身体这三个字总是很费解,她除了吃不出食物的味道,其他方面都好得很,连比她高了个头的哥都打不过她。

    不过她从不轻易得跟妈妈顶嘴,从善如流地跟沈母说道:“妈,我想等你们回来再睡嘛,你们不回来我不放心,不放心我怎么睡得着呢?对吧爸爸!”

    沈父笑了笑,帮女儿转移了妻子的话题。

    沈母瞥了丈夫一眼,路过沈忆柒身边轻轻地点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呀你,就会油嘴滑舌,现在爸爸妈妈回来了还不去睡?空调不准开太低,夏天也是会着凉的,晓得吧?”

    “晓得咯夫人,小的马上就去睡!”沈忆柒立正稍息向后转,看见脱了西装外套解了领带,正拿着水杯从房间里出来的哥哥,啧了声,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沈忆时眉角一抽,抬手拎住亲妹妹的后领,问她道:“你对我这个态度是几个意思?”

    沈忆柒扭头撇了眼他的胳膊,很认真地问他道:“哥,你想跟我动手吗?”

    沈忆时:“……”

    虽然他不弱,也没被人欺负过,但见鬼的他还真打不过妹妹。

    他松开手,推着她回房间道:“过来,哥跟你说点事。”

    “我不说! 妈,哥他——”沈忆柒还没说完就被沈忆时捂住了嘴巴小声威胁道, “再BB我就告诉妈你昨晚熬到半夜四点才睡!”

    沈忆柒:“……”她妈不止对她饮食不放心,对她作息也是管得很严的。

    “哥哥你捂着妹妹做什么?”沈母蹙眉看着儿子问道。

    沈忆时立马松开沈忆柒表示自己的无辜。

    沈忆柒说:“哥哥说想跟我聊他工作上的事……”

    这很好啊。

    沈父沈母让兄妹俩别聊的太晚,然后带着工作一天的疲惫回卧室洗漱去了。

    没什么好担心的,别看兄妹两人差了三岁,但打小哥哥就不是妹妹的对手,换句话说,妹妹一个能打哥哥三个。

    这两兄妹从小斗到大,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跟十几岁一样,整天拿自己的长处去嘲讽对方的短处,吵不赢了还找他们告状,他们才懒得管哩。

    说来也不懂,同一个娘胎爬出来的,哥哥学习一路亮绿灯,妹妹则一路卡着及格线低空飞过。但妹妹在武术方面很有天赋,按照跆拳道馆教练的话说,属于根骨奇佳,也算是各有所长吧。

    ……

    沈忆柒看着爸妈回房间,跳起来就想揍沈忆时。

    沈忆时往后躲,随手抄起沙发上的抱枕挡在身前防卫道: “等等!你再动手我就把家里的网全部禁了!”

    沈忆柒:“你敢乱禁我就趁你上班撬你房间把你被子扔在地上踩一踩再放回去!”

    沈忆时有洁癖,受不了放下抱枕道:“行了,不跟你玩了。我跟你说正事,我公司招美工,你来不来?”

    “嗯?画哪方面的?游戏人物?景观建筑?”

    “差不多吧。”沈忆时拿出手机,把在公司拍下来的美工岗位招聘要求给她看道:“你虽然不是本科学历,但你要想来哥可以给你走关系,你进来认真学,三个月考核一过,学历这块就不是问题了。”虽然他这个笨蛋妹妹脑子不太灵光,但在跆拳道和绘画方面还是顶呱呱的。

    沈忆柒看着招聘要求犹豫了半晌,把手机还给他道:“不了,等我开完直播再说吧。”上市公司的门槛一向高,她哥刚工作那会经常被合作商灌到吐,求人办事的话,肯定少不了吃饭喝酒欠人情,她才不要。

    沈忆时皱起眉头跟她说道:“妹妹,你开直播玩玩可以,但你不要把它当成一份职业。网络没有你想得那么好,等你名气起来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就来了,你这一根筋的脑子玩得转人家?”

    沈忆柒很淡定地反驳说:“那上班也有乱七八糟的事啊,你以前不经常跟我说你同事抢你开发成果,你老板鸠占鹊巢,同事之间勾心斗角,背后捅刀子的事嘛?”

    沈忆时无语凝噎,职场上这样的事不算罕见,特别是新人,没几个不被老员工压榨的,但他这不是给她铺好路了吗?

    他保证道:“美工组的人跟我很熟,我都已经打点好了,你要进来上班没人会为难你,就算有人为难,我不是也在那?你忘了,我们说好没人内讧,有人一致对外的,你还担心我会帮着外人欺负你不成?”

    沈忆柒说那倒不是,“我这不是刚跟晋江直播平台签约嘛?直播也不是不能赚钱。哥,我才二十岁呢,你给我一年时间耍耍嘛。”

    沈忆时觉得妹妹放过这个应聘机会很可惜,但又正如她所言,她还年轻,玩个一两年也才二十二岁,工作的事确实不急。

    他将手机锁屏,换了个语气道:“哼整天在家玩游戏,小心从死瘦宅变成死肥宅!到时候你走一步地板都要震三震,楼下去物业那里投诉你,你就哭去吧。”

    沈忆柒看了看自己的身板,嘁了声道,“那你整天坐在电脑前加班不怕得痔疮吗?没听过十男九痔?哦豁,说不定你已经有了!我要告诉妈听!”

    “沈忆柒!”

    沈忆柒麻溜跑上楼,回房间啪地关上门。

    “沈忆柒你给我出来!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

    太晚了,沈忆时也不敢太吵,他回房间把沈忆柒链接无线网的设备都给禁了。

    呵,不信你不出来!

    沈忆柒发现自己网络断开链接,拨通沈母的亲情号,悄悄声说:“妈妈,你洗澡了吗?”

    “洗了呀。”

    “妈妈,婆婆说刚洗好澡不要立刻睡觉,会风湿哒!”

    “妈当然知道,你不睡觉干嘛呢?”

    “是这样的妈妈,哥哥因为工作太累得痔疮了,他不好意思跟你说,刚问我有没有药,我没有啊,你有吗?没有的话我明天去药店帮哥哥买回来。”

    “这孩子!不好意思跟妈说却好意思跟你一个妹妹说?丢人!好了,等会妈妈让你爸送上去,你早点睡,不许玩手机,听见没有?”

    “好的,妈妈晚安~”沈忆柒挂掉电话,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

    不一会她听见了上楼的脚步声,赶紧爬起来将耳朵贴在门板上。

    沈忆时看着父亲送来的药膏肺都要气炸了,“爸!我不需要这个!”

    “妹妹都跟你妈说了,怕什么羞?都多大人了?拿着!”

    “爸!我没有,我真没有!”

    沈父想了想道:“那你就先放着吧,可能以后用得上。”

    沈忆时:“……”

    沈父叮嘱儿子注意身体,待走到沈忆柒房间门口时,敲了敲道:“妹妹快点睡觉,今晚莫得WiFi,明天也莫得了。”

    沈忆柒:“……”

    就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也不亏!

    QAQ